三掌門 > 帝凰之神醫棄妃 > 435不服,從不打沒有準備的仗

435不服,從不打沒有準備的仗


        稷下學宮的三位大書法家動作迅速,拿起碳筆就圈了起來,隨即又飛的將紙疊好,顏老與元希先生則稍稍猶豫一下,才落筆。高速

        西陵天磊待到稷下學宮三位評委圈定后,才慎重地落筆畫了一個圈,慢條斯理的將紙疊好,丟入竹筒內,最后只剩下九皇叔。

        “九皇叔該你了!蔽髁晏炖谝娋呕适灏胩鞗]有動作,眼帶笑意的提醒道。

        “替本王將鳳輕塵的名字圈出來!本呕适逋笠豢,根本沒打算自己動手。

        “是!本呕适迳砗蟮奶O上前,代九皇叔圈好,也不再將紙疊好,直接丟入竹筒內。

        九皇叔的答案,根本沒有秘密可言,折起來也沒有用。

        “九皇叔這是公然徇私?”西陵天磊挑眉,九皇叔玩出匿名評判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會是故意嚇蘇綰吧?

        九皇叔應該沒有這么聊才是。

        “徇私?本王怎么徇私了,選了鳳輕塵就叫徇私,磊太子你這是什么道理?難不成只有圈出蘇綰的名字,才叫不徇私,既然如此蘇綰還要和鳳輕塵比什么,她直接說自己天下敵好了!本呕适鍖⒃邙P輕塵那里受到的氣,全部發在西陵天磊和蘇綰身上。

        西陵天磊是活該,至于蘇綰,雖然也是活該,但也算她倒霉!

        “……”西陵天磊被九皇叔狠狠地噎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一時口說錯話了,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即使若有其事的道:“九皇叔確實沒有徇私,九皇叔對鳳小姐的厚愛,我們都是看在眼里,鳳小姐的一舉一動,在九皇叔眼中當然都是好的!睗撆_詞,依舊是九皇叔徇私。

        “本王向來愛屋及烏,怎么?磊太子有意見?”九皇叔理直氣壯的承認,反倒讓西陵天磊不知說什么。

        正好,蘇綰與鳳輕塵上前,將七位評判的字條展開,沒有意外,鳳輕塵第一個將九皇叔那張字條展開。

        “鳳輕塵!兵P輕塵笑著將自己的名字念了出來。

        九皇叔從來不打沒有準備的仗,既然九皇叔如此高調地站在她這一邊,她就贏定了。

        蘇綰伸手,從竹筒中取出一張字紙展開:“蘇綰!

        鳳輕塵笑了笑,接著摸出第三張字條,很淡定的念道:“蘇綰!

        “蘇綰!币贿B三張,全是自己的名字,蘇綰的眼中閃過一抹暗喜。

        一比三,竹筒里還有三張字紙,只要還有一張有圈出蘇綰的名字,鳳輕塵就輸了,可不知為何,鳳輕塵發現自己就是緊張不起來。

        論她多想將自己的感情,從九皇叔身上抽回來,都法否認她相信九皇叔的事實,所以當她展開字條,看到自己的名字時,并不驚訝,一臉平靜的道:“鳳輕塵!

        蘇綰取出第六張字條,在心中默默祈禱,一定要是自己名字,一定要是自己的名字,只要再有一個人圈出她的名字,她就贏了。

        蘇綰滿懷期待地將字條展開,結果卻讓她失望了。

        “鳳輕塵!”蘇綰的語帶不滿,臉上的笑容也淡的看不到?蛇@并不能改變,她手中的字條,圈出來的是鳳輕塵的名字。

        三比三平,竹筒中那張字條便決定了蘇綰與鳳輕塵的勝負,第七張字條輪到鳳輕塵來打開,可當她看到即使極力克制,也掩不住緊張的蘇綰,很好心地問道:“蘇小姐,最后一張字條了,是你打開,還是我打開?”

        “我來!碧K綰上前,將最后一張字條取出。

        她蘇綰的命運,憑什么要由鳳輕塵來宣布。

        咚咚咚……拿起字條的那天一刻,蘇綰感覺自己的心似乎都要跳出來一般,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緊張。

        琴棋書三局,前兩局她一敗一和,如果這一局再改了,三皇子肯定不會放過她,三皇子已經警告了她,如果她壞了三皇子的大事,三皇子就要把她送給金城城主,換軍費。

        能決定她勝負的字條就在手中,可她卻不敢展開,蘇綰雙手捏著字紙,手心直冒汗,原本還算硬挺的字條,此時蔫巴巴皺成一團。

        反觀鳳輕塵,好似并不將結果放在心上,看蘇綰這樣,也只是輕聲提醒:“蘇小姐?”

        蘇綰一怔,很就回過神來,朝鳳輕塵優雅一笑:“鳳小姐,你很心急嗎?”

        蘇綰欲蓋彌彰,想要通過這種方法告訴眾,剛剛緊張的人不是她,可除了蘇綰,在場的人都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鳳輕塵不愿意在這種小事上和蘇綰計較,大度的一笑:“我不心急,我只是提醒蘇小姐,你手上字條濕了,要是字糊了,可就不好辨認!

        “鳳小姐放心,這字條上的名字,絕不會弄糊!碧K綰臉上的笑越來越平靜,可眼中爭切來越發的明顯,展開字條的手指微微顫抖。

        顏老與元希先生的眉頭微微一皺,南陵蘇家女兒的心態與氣度,居然比不上父母的鳳輕塵,真是讓人失望。

        這樣的結果,到底是鳳輕塵不在乎輸贏,還是蘇綰太在乎了?

        一個過分在乎輸贏的人,真能寫出有風骨的字嗎?顏老和元希先生懷疑自己圈出蘇綰的名字,是不是錯的……

        是的,顏老與元希先生圈出來的人是蘇綰,別看元希先生嘴里偏幫鳳輕塵,可事關書法這等雅事,元希先生不會讓自己的感情占上風,在他眼中,蘇綰的字本身就比鳳輕塵的字好,她選手蘇綰很正常。

        至于顏老,那就不用說了,顏老有自己的原則,口頭上偏幫鳳輕塵,已經是給鳳輕塵面子,評判勝負是神圣的事情,顏老絕不會允許自己感情用事。

        蘇綰的動作再慢,也法阻止字條展開,讓顏老與元希先生看到被圈出來的那個面子,兩人的臉上同時浮出笑容。

        雖說他們看走眼了,可結果卻是圓滿了。

        “怎么可能?”蘇綰展開字條,尖聲叫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會是鳳輕塵,你們一定搞錯了,一定搞錯了。九皇叔是你,是你對不對?我的字明明比鳳輕寫得好,你們怎么可以能評鳳輕塵勝!

        蘇綰憤怒的將手中字條撕了個粉碎,多輸一局,她就多一份危險,她不要輸也不能輸,她不要嫁給金城城主,她不要……

        “我贏了!兵P輕塵在心中默道,唇角微揚,面上卻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樣子,不是她裝淡定,而是她不敢刺激蘇綰。

        沒看到蘇綰都要瘋了嘛,她要是得意的大笑,萬一把蘇綰刺激地發狂了怎么辦。

        輸了咱要挺直背脊,不能叫人輕視;贏了咱要謙虛,表現出勝利者該有的氣度,斯底里歇什么的最是要不得。

        鳳輕塵視蘇綰的控訴與指責,儀態萬千地朝七位評判福了福身,準備告辭。

        贏了,她還留在這里做什么,拉仇恨值嗎?

        “鳳輕塵,你給我住!兵P輕塵想走,蘇綰卻不讓,一個大步擋在鳳輕塵面前。

        前一秒還是華貴雍容,這一刻就變成了愚昧的蠢婦,發髻上的珠寶,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耀眼的光芒,將蘇綰的丑陋放大,與鳳輕塵站在一起,高下立見。

        所以說,同色衣服除非情侶裝,平時真不要穿,對比太明顯了,鳳輕塵在心中提醒自己。

        咳咳……清了清嗓子,鳳輕塵提醒自己,別刺激蘇綰:“蘇小姐,你還有事?”

        “鳳輕塵你真以你贏了嗎?你別想一走了之,今天的事情,你和九皇叔,都必須給我一個解釋!碧K綰義正言詞的道。

        “解釋?你要本王給你什么解釋,南陵蘇家的小姐這是輸不起嗎?”九皇叔站了起來,朝鳳輕塵走來,站在鳳輕塵的身邊,與蘇綰面對面。

        蘇綰的臉上閃過一抹難堪,不過很就收了起來:“輸不起?九皇叔我蘇綰絕不會輸不起,但我不能輸得莫名其妙,我和鳳輕塵的字,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高低,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居然還能讓鳳輕塵贏,你讓我怎么想!

        是的,就是莫名其妙。

        對弈她沒有什么好說的,是她輕敵了,讓鳳輕殺了個措手不及,可是琴藝與書法嗎?

        明明她比鳳輕塵強,可結果她卻輸了,莫名其妙的輸了。

        什么鬼弦琴,什么米上寫字。

        弦明明不出聲音,鳳輕塵那首曲子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至于米上寫字,那怎么了,別俱一格就不要講究字體風骨了嘛。

        越想,蘇綰越覺得委屈。

        不公平,這個比試一點也不公平,憑什么一個個都向著鳳輕塵,為鳳輕塵說話,鳳輕塵明顯沒辦法和她比,憑什么能壓過她。

        蘇綰眼中的瘋狂,鳳輕塵看得很清楚,不屑地撇過頭,像蘇綰這樣的人,她見多了,不就是公主病嘛,不就是認為自己最優秀,地球應該圍著她轉嘛,真得很傻很天真。

        鳳輕塵把后腦勺留給九皇叔,擺明了讓九皇叔解決此事,可不想不等九皇叔開口,顏老就站了起來。

        “蘇小姐,字如其人,字與人,二而一,一而二,如魚水相融,見字如見人。書、心畫也,書法是人的心理描繪,是以線條來表達和抒發人情感心緒變化,從你身上我看不出你的字有多好!鳖伬狭粝逻@句話,一甩衣袖,憤然離場……

        蘇綰錯愕,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顏老會出面指責她,而且還用如此嚴厲的語氣,她……

        輸了,也毀了!

        給讀者的話:今天實在太累了,還有一會晚一點,另外月末求月票呀,求月票呀!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4/14276/62411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