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五章 三位師兄

第五章 三位師兄


        和諸蒙見過之后,趙然便離開了七巧林,兩人這番見面頗有些自找沒趣的感覺,諸蒙沒興致做別的,一門心思回去埋頭修煉,趙然心底也很不是滋味,煩惱著自家精元不足的問題。∏∈,

        他在諸蒙跟前顯擺了一把,此刻想來真沒什么意思,不管怎么顯擺,自己都要四年以上才能破境,而諸蒙雖法力不及自己深厚,但也許半年之后便能入羽士,兩相比較,差距似乎在三四年間,也不知何時才能追得上去。

        聽周羽墨離谷云游去了,趙然心中似乎松了一口氣,否則他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去見一見她,見了以后又應該些什么?

        按照道門修士通行的修行步驟,新晉黃冠之后,先要在外云游上一陣子,少則半年,多則三五年,歷練一番后,再回來重新修行。由黃冠到法師境是一道大門檻,如果在這道門檻上止步不前的話,會轉做道門行走,在維護天下修行秩序的同時,看看能不能尋得機緣,或是在心境上有所領悟。如果仍舊無法突破瓶頸的話,那么這一生也就大概止步于此了。

        眼看離日落還有些時辰,趙然琢磨了琢磨,決定前往華云谷的后山轉轉。后山居住的都是華云館的長老,和谷內相比,這里地勢更高,當然也更偏僻、更幽靜。華云館一共七位長老,都是**師境以上的人物,這是華云館真正的菁華所在。

        當然,并不是入了**師境就是長老,**師境是成為長老的最基本條件,但長老卻是**師境中公認的拔尖人物。

        此外,還要看修士自己的意愿。比如江騰鶴,早就處于煉師境的破境邊緣。不僅修為上深孚眾望,而且在道術上鉆研更深,就連幾位煉師境的長老,都不敢在斗法時能夠勝得過他。只不過江騰鶴為了照顧人單勢孤的靈劍閣一脈,始終不愿入后山出任長老。

        沒錯,趙然的目的。就是要試著去拜訪拜訪這些大人物。去年趙然受箓時,儀軌上是有三師的,也就是監師、傳師和保舉師,其中保舉師由大師兄魏致真代行,監師和傳師可是正經的華云館長老出任,分別是夏侯大長老和嚴長老。

        不管怎么,名義上夏侯大長老和嚴長老于他是有“師恩”的,雖然道門對這樣的“師恩”關系看得很淡,但趙然自己卻不能不把握住這個機會。無論如何也要有所表示才是。

        來到后山入口,這里又有一座法陣將前谷與后山相隔,這座法陣當然和華云谷的護山大陣“離火玄光陣”沒法比,只是起到隔絕阻擋的作用。

        有執事道童上前詢問,趙然便解釋自己今日回谷修行,特地來拜望兩位老師。

        執事道童愣了愣老師?

        趙然趕忙,是啊,是我受箓時的監師夏侯大長老。以及傳師嚴長老。

        執事道童無語了,心道這有什么可拜見的。如果每一個受箓道士回谷后都要來拜見,那長老們成天也不用干別的了。不過趙然的拜望借口是冠冕堂皇的,誰也不出個不是來,道童只好進去稟報。

        過了不久,道童返回來,告訴趙然。夏侯大長老正在閉關,無法得見,嚴長老正在接待貴客,也沒時間見趙然,嚴長老趙然的心意領了。見面就暫且不必,待來日有空再。

        這在趙然的意料之中,不過只要將自己的意思傳過去便可,并不是真要求見。一方面不失禮數,更主要的目的在于讓對方別忘了——華云館還有自己這么一號人。每年提醒一次,幾年累積下來,自己在長老們心中的分量自然就和別人不一樣了。

        也不管道童拼命推辭,趙然強行塞了幾個銀錠過去,然后施施然返回靈劍閣。

        魏致真、余致川和駱致清都已經等候多時了。

        見三人等著自己,趙然忙快步上前行禮“見過大師兄,見過二師兄,三師兄好!”

        魏致真微笑道“師弟近來可好?”

        余致川打量著趙然道“師弟,你這一年修行果然迅捷,如今可是圓滿了?”

        駱致清想了想,牙縫里蹦出三個字“吃飯吧。”

        當下,全知客和幾個俗道師傅們一起,在院子中張羅了一桌飯菜。菜肴偏清淡素凈,酒是靈劍閣自釀的露凝果酒,和趙然去年來時大致一樣,只不過今日則多了一道辣椒麂子肉,確實全知客見趙然愛吃,新添的菜色。

        都是自家師兄弟,幾人也不拘禮,坐下開吃,敬了兩回酒,布了幾回菜,算是給趙然接風。

        就聽魏致真道“師弟今年正月沒有回谷,我們幾個都很是惦念……”

        趙然忙道“這是我的疏忽,原本以為不得師們相召,我是不能入谷修行的,自今年正月起,就天天盼著師兄的飛符,師兄知道的,我只是個記名弟子。”

        魏致真曬然道“看來是我去年沒有交代清楚,何時回來,都由你自定。”

        趙然忙謝道“這樣最好!”

        魏致真沉吟片刻道“這次召你回谷,不僅是修煉的事……師父出關了……”

        余致川插話道“師父入煉師境了。”

        趙然張著大嘴“啊”了一聲,滿心歡喜“真的?太好了,師父如今在何處?也不知能不能拜見他老人家,來慚愧,我這當徒弟的,到現在連師父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魏致真道“這次召你來,就是師父的意思。你助慶云館破獲大案的事情,慶云館已經報過來了,師父,你很有出息,修為雖不高,但是個能給他長臉面的,師父很高興……”

        趙然忙道“慚愧,慚愧,我只是幫忙敲敲邊鼓……”

        魏致真道“師弟謙遜了,慶云館,你是出了大力氣的,不然裴館主也不會親自設壇為你正骨。我觀你法力似乎圓滿之象,看來是正骨之效?”

        趙然道“裴館主,正了一大半,還是有些不盡如人意。”

        余致川忽問“裴中濘生得不好么?師弟沒看上?可惜了……”

        趙然干咳了一嗓子,哼哼唧唧道“那個什么,性格不合適……”其實真叫余致川準了,他就是嫌裴中濘容貌不美。其實裴中濘長得也不難看,只是他總下意識間拿周雨墨來比較,裴中濘就悲劇了。

        魏致真把話題重新拉回正軌“師弟,總之你的行事讓師父很滿意,他對我言道,之前只是收你入門作個記名弟子,是因為一則你根骨太差,不堪造化,二則也是因為與人慪氣,拿你當了替罪羊……”

        這位大師兄一如既往地不怎么會話,令趙然很是尷尬,心道你要不要那么白啊師兄?

        “……但師弟離谷后的所作所為很合他的脾氣,所以決定將你正式列入門墻……”

        趙然一陣驚喜“師兄我沒聽錯吧?”

        魏致真點頭微笑“當然沒有聽錯,只不過咱們靈劍閣一脈行事向來隨意,沒有那么多講究,便不再舉辦入門儀軌了,見過師父之后,我便去典造房將你記轉過來,再報與玉皇閣知曉就是。”

        趙然點頭“低調好,我喜歡。”

        可能怕自己意思沒有明白,或者怕趙然誤會,魏致真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再者你入門也的確不是什么大事,就不須驚動太多了,相信你能諒解。”

        趙然“……”

        一光顧著吃飯,悶頭不話的駱致清再次開口了,證明了趙然入門的確不是什么大事,他拍了拍肚子,道“師兄,吃飽了。”

        魏致真點頭道“好,三師弟你回去吧,我和你師弟還有話,別忘了明早去后山拜見師父。”(未完待續。。)

        p感謝減行漸遠、香蕉產地、鋼線上的蝎子、楊柳岸邊nlyne、嘔的神啊打賞,同時感謝道友們的月票鼓勵。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101537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