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三十三章 關于服飾問題

第三十三章 關于服飾問題


        趙然的醫治方法當然是食療,他指著桌上那些齋菜,一道一道講述其中的主料和功效。比如君度山的猴菇、君度山的青筍、君度山的花蕨等等,將這些君度山的特產大肆吹捧了一番。

        最后,他還向幾位員外透露,君山藥業即將成立,到時候將以產自君山靈泉旁的天然靈藥為主,煉制各類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

        九天玄龍大禁術的威力渲染開來,哪里是眼前這幾位員外能抵擋的,不由自主就激動興奮起來了,紛紛詢問如何購買。只可惜君山藥業目前只存在于趙然的腦海里,尚未來得及付諸實施,倒讓這幾位被勾起了極大興趣的員外失望了。

        正在其樂融融之際,忽見曲鳳和進來回稟:“廟祝,廟外來了個道士,口口聲聲讓趙廟祝出去……出去拜迎他……”

        趙然聽完就是一愣,這個詞兒可算不得友好,不僅不友好,簡直堪稱無禮了。趙然思忖,哪怕是當年結過仇的西真武宮杜方丈,面對自家這個入了館閣修行的箓職羽士,恐怕也不敢這么說話吧?幾位員外也停了筷箸,面面相覷間不知該如何是好。&1t;i>&1t;/i>

        “幾位慢用,貧道出去看一看。”趙然客氣的招呼著。

        “無妨無妨,某等也隨道長去見識見識,看看究竟是哪方狂徒膽敢在咱君山廟前撒野!”幾位員外紛紛起身,義憤填膺道。明顯是還未從九天玄龍大禁術的功法影響中清醒過來。

        出門時,趙然吩咐曲鳳和:“今晚把《道德經》抄一遍,字跡必須工整,不得有濺污之處,否則明日重抄!”

        曲鳳和頓時蔫了,耷拉著腦袋跟在后面。當著那么多客人的面作出如此“實誠”的稟告,不是借機下趙然的面子又是什么?明擺著心存怨懟,存心報復。他這點小心思趙然豈會不知,若非見他這兩個多月干活還算老實,絕不是罰他抄一遍經書就能了事的。

        到了廟門口,就見外面站著一個白面無須的胖道士,兩腳不丁不八,立在日頭下紋絲不動。趙然一眼就看見他葛袍下角處的標記,那是三只小鼎。&1t;i>&1t;/i>

        整個川省各處館閣的修行標識,趙然雖不曾認真研究,但也大致了解過一些。比如華云館是火焰、玉皇閣是道冠、慶云館是仙鶴……又比如廬山總觀上觀的修行道士們,道袍下角處的標志,直接就是個云篆文的“道”字。

        道袍上的標志實際上是一種符箓,各家的符箓都有不同的作用,比如華云館道袍上的火焰,看著是一方圖案,但仔細分辨,卻是一筆書就的變形火符。除了幾乎所有天下各館閣都具備的防塵、防火、防水、防蟲等功效外,還可加強施法者的釋放火屬性道術的威能,對火屬性的防御也有加成,算是一件不錯的法器。

        同時,道袍上煉制的符文標識形象具體、清晰可辨,也是相互間表明身份的一種印記。

        幾個道門修士聚到一起,如果都是懂行的,相互看一眼就知道對方的門派和修為,伸手之前就心里有數了,自覺打不過的就認慫,覺得惹不起的就陪個笑臉,就此不知能消弭多少紛爭。&1t;i>&1t;/i>

        只是目前大明很多散修家族也流行起這一套來,跟著魚目混珠。比如趙然就聽說,在潼川府有家散修世家,經常身穿看上去很像道袍的服飾,尤其是在衣角處標識了一頂高冠,乍一眼看著很像是來自玉皇閣。

        后來聽說玉皇閣為此專門找上去,對方分辨說自家的高冠與玉皇閣截然不同——你們看清楚了嗎?我這高冠是帶有一條穗子的,你們玉皇閣的有嗎?

        結果當然還是被強行勒令整改了。當時聽完之后,趙然還捧著肚子大笑了一場。

        話頭說回來,很遺憾的是,眼前道士身上標識的小鼎,趙然就想不起來是哪家哪派的。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這胖道士應是結了丹胎的黃冠。

        “敢問道友是來找貧道的?”趙然稽為禮,“不知如何稱呼?來自那座洞府?”&1t;i>&1t;/i>

        胖道士斜著眼打量一番趙然,冷著臉道:“你就是華云館的趙致然?”

        確定了,肯定是來找茬的,趙然點點頭:“你是哪位?”

        胖道士抖了抖道袍,哼了一聲:“我是左致珩,你問我從哪來?”指著道袍角上小鼎:“沒看見?眼睛瞎了?”

        趙然火氣噌的一下就躥了上來,心說這家伙說話怎么那么沖?看來是有過節啊。和自己有過節,又姓左,莫非是為當年哥幾個抓捕左云風、黃騰松師徒之事來尋仇的?

        “你是左云風的孫子?衡福館的道袍也不是這玩意兒啊……”

        胖道士斥道:“什么左云風的孫子,當真胡說八道!聽清楚了,道爺來自龍虎山正一閣!正一閣親傳弟子!你這道士怎么當的,當真是孤陋寡聞!見識淺薄!”&1t;i>&1t;/i>

        趙然臉上微紅,沒認出正一閣的標識,確實堪稱“孤陋寡聞”。他此刻也明白了,估計是那位張公子找后賬來了。可姓張的無論在西夏還是在華云館,都是一門心思展現他的風流倜儻,并沒有穿著道袍,趙然沒見過很正常吧,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老子孤陋寡聞、見識淺薄,這不是當眾打臉么?

        臉色一沉,趙然有些惱羞成怒道:“你既是正一閣的人,為什么姓左?真是奇哉怪也!”

        胖道士左致珩頓時腦子有點風中凌亂,心說道爺姓左和是不是正一閣的人有什么關系嗎?

        “休得胡言亂語,今日前來,只問你一件事,你識不識得一個叫成安的!”

        趙然歪著腦袋想了想,恍然道:“啊,你說的是成安啊,認識!怎么了?”

        “識得就好,你給我帶句話,道爺要約他相見,讓他滾來,聽道爺落!”

        趙然搖頭道:“你想見他就去找他好了,來我君山廟找貧道做甚?不過我奉勸你一句,做人呢,要知禮明理,明明是求著別人辦事,非要跩得自己跟二五八萬似的,似你這般惡言惡語,誰會幫你?我憑什么給你帶這句話?”()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196614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