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二十六章 趙莊變故

第二十六章 趙莊變故


        趙然正努力思索蔣致恒失蹤背后的原因時,曲鳳和進來稟告:“廟祝,外頭有人求見廟祝,他說他來自石泉縣趙家莊,是廟祝的族弟,叫趙田寶……”

        “快讓他進來。”趙然吩咐。

        當年在趙莊的時候,趙然經常受到趙大叔一家的關照,趙大叔的兒子田寶當時剛剛七歲,時常圍在趙然身前身后,纏著聽他講各種故事,如今這孩子應該也有十五、六歲了。

        就見曲鳳和從外面領進一個和他歲數差相彷佛的少年,沒有曲鳳和身上那股富貴氣,面相卻樸實得多,身量也健壯得多。

        這少年進來后,兩只眼睛直鼓鼓的瞪著趙然打量了片刻,有些不敢確信,粗聲粗氣的問了聲:“三哥?”

        趙然這八年來變化太大,此刻又身著道袍,想要一眼認出來,確實沒那么容易。

        但趙然卻立刻將這少年認了出來,除了他眉目間依稀還有當年幼時的影子之外,右耳下那塊黑色的胎記則是最明顯的標志。

        “田寶來了,快進來坐。”趙然微笑著沖他招手,又讓曲鳳去廚上端些吃食過來。

        曲鳳和剛出去,田寶就撲愣一下跪倒在地上,哭道:“三哥快跟我回家啊,救救我爹娘……嗚……”

        趙然一驚:“怎么了?快說!”

        田寶哭訴著,把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

        自從趙然去了無極院之后,趙大叔家在趙莊立刻發了起來。先是威遠鏢局來了幾個人,花著趙然送來的銀子,在村外重新起了一座大宅子,讓趙大叔一家搬了進去,接著又施展各種手段,從族長趙四叔家買了近兩百畝田。

        威遠鏢局在龍安府多大的勢力,少總鏢頭吩咐的事情,誰不賣力氣?一番折騰下來,四叔的家底都被掏空了大半,也是趙大叔一家子心善,不忍過度報復四叔,否則威遠鏢局真能把趙四家折騰破產。

        四叔吃了這么一個大虧,卻也無計可施,他家老爺子——曾經當過西真武宮火工居士的那位前任族長早已過世,又碰到趙然在無極院中混的風生水起,這個虧他本來也沒打算找回來,就此忍氣吞聲了好幾年。

        原本日子也就這么過下去了,誰知事情竟有了轉機。

        上個月的時候,有個一個火工居士來到了趙莊,此人自稱來自君山廟,叫做宋雄。他到了趙莊后便直奔趙大叔家,又是采買各色禮物,又是擺酒宴請村中鄉鄰,后來見到趙大叔家的宅院有些破損之處,干脆去石泉縣里請來了泥瓦匠和木匠,幫著趙大叔家重新修繕房屋,還多擴了幾間房出來。

        宋雄曾聽關二提起過趙然的往事,知道趙四這位族長曾經欺壓過趙然和趙大叔,所以對上來獻殷勤的趙四沒有什么好臉色,令趙四相當郁悶。

        宅子翻修竣工的當夜,宋雄再次擺宴,招待全村趙氏一族共同慶賀,結果當晚喝醉之后,就被幾個突然沖進來的外鄉人抓走了,這幾個外鄉人自稱是道門巡查,專抓不法的逃犯,很快就把宋雄綁走。

        第二天,趙四叔家中青壯男丁和仆役就闖進趙大叔的宅子中,說是趙大叔勾結朝廷通緝的要犯,做了不法之事。同時還報了石泉縣衙,狀告趙大叔一家勾結賊匪,為禍鄉中。

        田寶當時正在縣里的一家私塾中念書,聽說之后立刻就直奔君山而來,找趙然救人。

        聽完之后,趙然立刻就問:“大叔大嬸怎么樣了?家里其他人怎么樣?”

        田寶道:“我也不清楚啊,一知道這事兒,我就直接往三哥這里跑了,片刻都沒敢耽擱!三哥,你快回去救救我爹娘……”

        趙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點頭道:“做得對,很果決!你先吃飯……”

        徐老伯端了個餐盤上來,有飯有菜,擱到桌上。

        田寶著急道:“三哥,我不餓……”

        趙然安慰他:“不差這點工夫,先把肚子填飽,還有問題要跟你問清楚。”

        田寶見趙然一副鎮定的樣子,心里也慢慢穩了下來,綽起筷箸開始吃飯。

        趙然一邊看著他吃,一邊問:“宋雄被抓走,是什么時候的事?”

        田寶道:“應該是四天前,頭一天我還在家里,沒去縣城念書。”

        趙然又問:“來抓宋雄的有幾個人?你見到人了嗎?長什么樣子?”

        田寶搖頭:“那天一大早我就從家里出來了,沒看到抓人,當時宋大哥應該還在熟睡中,他喝得太多了。”

        “現在大叔、大嬸在哪?被趙老四關在宅子里,還是鎖去了縣衙?”

        “我聽說的時候,還在家里。”

        趙然琢磨片刻,把金久等人都叫進來,簡單把事情一說,眾人都很氣憤,關二道:“必是董致坤干的,動手的肯定是蔣致恒!”

        趙然道:“他抓宋雄,肯定是沖著咱們君山廟來的,至于說勾結賊匪,不過是抓人的借口罷了。宋雄的身份,縣衙那邊是報備過的,沒錯吧金師弟?”

        金久很肯定的點頭:“不但宋雄,寨子里的其余人等,都在縣衙報備過,我家大人親自辦的。”

        趙然又問林雨文:“宋雄的火工居士身份,你也在無極院報備過,這一點沒問題吧?”

        林雨文道:“陳致中幫忙辦理的。也不排除董致坤做手腳。”

        趙然問:“除了這件事,還有沒有空子可以鉆?你們都想想。”

        眾人想來想去,只是懷疑宋雄以前是否有什么大案子瞞著沒說,其他的都實在想不出來。

        趙然沉吟片刻,道:“金師弟再回一趟縣衙,找你家大人,把宋雄等人報備的事情重新核實一下,雨文也一樣,回無極院找陳致中。關、魯二位師弟動員人手,四處查探,一是盡量查到蔣致恒的蹤跡,二是打探一下宋雄的下落。”

        幾人轟然答應了,準備立刻出發,趙然又道:“我要立刻去石泉縣一趟,很快便回,有什么消息,金師弟馬上知會我。”

        趙然現在是道門行走,從華云館領了不少可以給俗人使用的報訊飛符,就是那種單程發送卻無法回信的飛符。把符給了金久,金久若是有事告知趙然,就將符發出去,趙然就能知道君山廟這邊有事,迅速往回趕。

        但具體出了什么事,趙然就必須回來聽金久詳細稟告才能知曉。

        吩咐完畢,趙然將老驢喚出來,讓田寶上了驢背坐前面,自己坐后面,向著石泉縣方向飛馳而去。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06474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