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二章 控訴(為蛩蛩巨虛—約翰道友加更)

第七十二章 控訴(為蛩蛩巨虛—約翰道友加更)


        白山君回去之后,將自己和趙然的談話講了一遍,她也不知道趙然講的是什么意思,只好原模原樣一字不漏的轉述。

        一眾靈妖都在仔細琢磨,老驢不懂,就在旁邊和自家眾多妻兒玩耍。

        五色大師也不太明白,但他依照以往和趙然打交道的經驗,知道趙然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所以不停提醒:“諸位可要認真想一想,小道士這段話很有深意。”

        青田居士“哞”了一聲:“小道士不講究啊,把我的牛子牛孫抓了,本居士還以為那幾個家伙戰死了呢!不行,我要上仲裁庭和他理論,讓他放牛!”

        雅濕道人安撫道:“不打緊,那是趙行走要顯示公正,讓孩子們委屈兩天就好。”

        蟾宮仙子道:“好了,我大概明白小道士想干什么了。他要我們去申訴,我們就去申訴。”

        青田居士問:“仙子,那我現在就去申訴,讓小道士放牛!”

        蟾宮仙子一腳踹在牛臀上:“申訴這個干什么?咱們要申訴潑猴一伙兒!來,咱們大伙兒商量商量,潑猴犯了哪條規矩。誰有紙筆?”

        眾妖面面相覷,大伙兒倒是都認字,但基本上沒有寫字的機會,誰沒事帶紙筆在身上?

        蟾宮仙子見狀冷笑:“你們啊,用小道士的話來說,沒文化真可怕!小道士還說,書到用時方恨少,現在該用到了吧?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吧?現在,快去找紙和筆!”

        眾妖四散而去,過不多久,又轉了回來,紛紛道:“仙子,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紙和筆嘛!”

        卻見五色大師飛落而下,嘴上吊著一個小籃子,里面筆墨紙硯一應俱全。

        “仙子,我去了趟仲裁庭,從小道士那里借來的。”

        蟾宮點了點頭:“五色很機靈,你們都學著點!”

        于是眾妖腦袋又湊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商量起來,蟾宮仙子執筆,將這些點子記錄下來。

        寫完之后,白山君將這封訴狀收好,振翅而去。

        趙然正無聊的拿這幫被俘獲的妖獸試煉陣法,就見白山君翩然而至,于是笑了笑,坐回書案后。

        接過白山君遞來的訴狀時,趙然頗為驚異:“山君,五色大師來借筆墨的時候,我就很好奇,沒想到你們居然真的會寫訴狀!難得啊。”

        白山君高傲的昂起脖頸:“小道士,你沒想到的事情多了,快些看看,這份訴狀行不行?”

        趙然仔細瀏覽著這份寫得歪歪扭扭的訴狀,努力從病句和錯字中辨認原意,看了好半天才看完。

        這份訴狀中,君山一脈眾妖獸們一共控訴了九個問題:

        打頭第一條,控訴潑猴強占太華山,以致仙鶴無家可歸。

        第二條,控訴太華山妖獸不經道門許可,擅自聚兵。

        第三條,控訴太華山妖獸不尊仲裁庭約束,越界交戰,造成眾多花草樹木慘遭踐踏,破壞了自然美景。

        第四條,控訴潑猴擅自引入外省靈狐青丘,使戰火蔓延,川省同道罹難。

        第五條,控訴靈狐青丘擅入川省,挑動川省同道火并。

        趙然看著這前五條,心道兔子可以啊,抓的都是重點,真是孺子可教!

        再往下看,趙然眼皮就開始跳了。

        第六條,控訴靈熊黑白道人吃了很多竹子,還在原地拉屎,將太華山的竹林搞得烏煙瘴氣。

        趙然指著這一條問:“山君,這一條想必是你提的吧?人家吃竹子你也不高興嗎?”

        白山君痛心疾首道:“那片竹林美不勝收,被那群食鐵熊糟蹋得一片狼藉,本山君見了此情此景,真是心如刀絞,只覺天地茫茫,了無生趣……”

        “好了好了,山君莫急,貧道替你主持公道。”趙然連忙制止了白山君的控訴,繼續往下看。

        第七條,控訴靈狼月影真君,采用卑劣手段,巧取豪奪川省同道的寶物,還經常將懷孕的母獸捉了去,盯著人家肚子一邊嚎叫一邊流口水,行徑令人發指。

        第八條,控訴靈豬高元帥調戲雅濕道人,并四處放話要強娶雅濕道人為妻。

        第九條,控訴的是靈豹申姜子四處騙吃騙喝。

        總之指控的理由,都是違反了道門公義和世間行事的準則,看得趙然啼笑皆非,偏偏又大感興趣。

        趙然看罷點了點頭,道:“這份訴狀仲裁庭接受了,準備立刻召開聽證會。

        白山君問:“聽證會?那是什么意思?”

        趙然解釋:“將指控方和被控方召集起來出庭,接受仲裁庭的調查,核實上述指控的事項。”

        白山君繼續頭暈,趙然則轉身沖遠處的裴中濘道:“中濘師妹,這里有事需要師妹相助。”

        裴中濘放下正在精心構思的筆記,過來問:“師兄何事?”

        趙然道:“他們……嗯,川北妖修正式向仲裁庭提起申訴,控訴川東妖修的不恥惡行,咱們仲裁庭準備召集聽證會,就川北妖修提起的控訴進行調查,要求雙方于明日上午辰時,至仲裁庭參加聽證會。就這個意思,請師妹草擬文書,知會他們參加。”

        裴中濘答應了,當場書寫知會文告,趙然背著手原地踱了幾步,又補充道:“仲裁庭聽證期間,嚴禁擅動兵戈,為了實現真正的停火,防止單方面借機破壞停戰,要求雙方所有靈妖全部參會!”

        裴中濘很快就寫完,交給趙然過目。

        趙然看完以后有些無奈,提醒道:“中濘師妹大才,一份普通的文告都寫得那么有才華,文字華麗、語義深奧,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裴中濘喜滋滋道:“師兄,我寫的真的那么好?”

        趙然嘆道:“的確好!就是可惜了,那么好的文章送過去,等若明珠暗投,對牛彈琴,這些妖獸沒幾個能明白的,真是令人扼腕。”

        裴中濘笑道:“師兄說得不錯,他們可能的確看不太懂的。嗯,不如我再寫一份,就拿大白話寫?”

        趙然點頭:“當真是可惜啊,那師妹就勞煩再寫一個吧,這份文告,師兄我想收藏揣摩,你看可好?”

        裴中濘答應了,改大白話寫了一式兩份,趙然遞給白山君,讓他送回去交給雙方。

        趙然又去找歐陽谷和李騰信兩位道門行走,把這件事說了。那兩位哪兒有什么心思討論這件事,敷衍著應付過去,都說一并聽趙然安排就是。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09151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