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三章 吃“大戶”(為登峰見我盟主加更)

第三章 吃“大戶”(為登峰見我盟主加更)


        在陸致羽書房中落座,巡照、高功都趕過來坐陪,知客在旁邊侍奉茶水,更有其他執事不停過來見禮,趙然頓時忙得團團轉。

        聽說宋雄是君山廟的受牒道士,管的是緝拿巡查,陸致羽使了個眼色,便有人連忙出去,過不多是將道院的方主和兩名堂頭喚了進來,專程陪著宋雄說話。

        那方主熱情的笑道:“宋師弟過去在哪里高就啊?”

        宋雄面帶慚色:“年少時無知,曾在江湖中飄零過幾年,幸得我家方丈點化,這才入了道門。”趙然叮囑過他,在十方叢林中不得說是自己的記名弟子,故此他依舊以方丈相稱。

        “哎呀呀,原來宋師弟有如此坎坷人生,天降大任、必先磨礪,有了這番遭遇,也是寶貴的財富啊!趙方丈慧眼,果有識人之明,這豈非我道門故事中一段佳話!”

        旁邊兩個堂頭也不停贊許:“宋師弟一看就是人品一流,否則趙方丈也不會如此大費周折……”

        “不錯,又有道心、又有功夫,宋師弟前程遠大,將來可不要忘了我等……”

        “各位師兄太過抬舉了,實在不敢當……”

        “這話從何說起?若是宋師弟不棄,咱們以后多多往來,就如好友一般!”

        宋雄過往十五六年都在綠林中廝混,向來是道門和官府打壓的對象,功夫雖硬,何嘗被人放在眼里過?道門方堂中隨便遇到一個火工巡查,他都要躲著走,哪里會有機會和一縣的方主、門頭這等人物結識?更別提和他們交朋友了。當下頓時有點頭暈,只覺身子骨仿佛輕了二兩。

        飄了片刻,恍惚中看見談笑自若的趙然,猛然驚醒過來,心道宋雄啊宋雄,可千萬不要忘了自己姓什么,今日的一切可都是老師帶給你的!

        談笑多時,趙然問:“陸監院,你看我明日啟程前往大渡妙勝宮拜見鄭監院可好?都是我的不是,讓鄭監院等了這么久,實在是心中有愧啊。”

        陸監院笑著擺手:“哪里需要趙方丈去大渡?鄭監院早就吩咐過,你來了就在這里好生休息,走了那么遠的路來我黎州,怎能還讓你去大渡?我剛才已經吩咐送信去了,鄭監院過兩天就過來,他說了,要陪著方丈在黎州好好轉轉,看看我黎州的山水風光。”

        大渡是黎州治所,位于黎州東南,水合村在雅安的西端,趙然如果要去大渡拜見鄭監院,見完后還得返回雅安,再從雅安去水合,來回多繞出三百里地。

        趙然聽了以后也不再堅持,便安心在雅安等候。

        當晚,雅安道院以陸監院為首,連同三都、八大執事、五主十八頭全部出動,為趙然接風擺宴。

        趙然以為是在道院云水堂中吃飯,后來聽陸致羽招呼,說是去外面,便以為是在縣城中的某家酒樓。他忙向陸致羽道:“監院不要大費周章,隨意用些家常便飯就好,切莫鋪張。”

        陸監院笑道:“趙方丈的清廉,我素來是知曉的,方丈放心,咱們去吃山里的土菜,也算是陪方丈考察一下民情民風,方丈不要嫌棄就好。”

        這話聽著耳熟,趙然有些將信將疑,跟著出了道院大門,就見外邊打起了儀仗,前面是六名火工居士舉牌開道,后面是一駕馬車,再往后是一列牛車,最后是二十名方堂巡查跟隨。

        道院里的三都、八大執事、五主十八頭,凡是在職在院的,都等候在外,陸監院不由分說,拉著趙然上了打頭的馬車,道院里的頭頭腦腦們也跟著上了牛車,大隊儀仗在清脆的鳴鑼聲中出發了。

        這套儀仗頓時令趙然心中有些不安,無極院中也有儀仗,但趙然從未使用過,此刻便有些擔心的向坐在對面的陸致羽道:“會不會動靜太大了些?”

        陸致羽一笑:“趙方丈可是我黎州盼都盼不來的貴客,鄭監院早就吩咐過的,若是趙方丈來來我黎州,當以最高規格接待方丈,我這也是奉命行事,方丈安心。”

        趙然無奈,想了想又道:“一頓家常便飯而已,院里那么多同道一起出面,真是令人不勝惶恐。”

        陸監院明白趙然的意思,不由嘆了口氣,道:“方丈或許不知,我黎州窮啊,黎州同道日常不太寬裕,能有機會出來給方丈接風,大家都不愿意落下。說句心里話,難得出來一起吃飯,不讓誰來都不合適,我若是推拒了這個,婉辭了那個,人家背后要罵我的娘的!”

        趙然無語,只得認了。

        儀仗出了縣城,行不多遠,拐上條山道,繞了兩個彎,前面依山傍谷露出個小村寨來,寨前已經聚集上百人,穿著苗服盛裝,正在敲鑼打鼓,吹著嗩吶橫笛,載歌載舞中迎候著眾人。

        巨大的篝火堆在村中的曬場上點燃,在山中獵取的野豬被開膛破肚后,被苗民們抬了出來。曬場正中央的一方臥牛石被柴火燒得滾燙,幾快肥肉扔上去,立時滋滋冒響,溢出來的油脂被幾個苗民刷滿了整塊石面。

        野豬被分切開,鋪在臥牛石上生煎,整個曬場上都是烤肉的香味。

        一壇壇土酒抬上來,一隊隊妙齡少女走下場中,隨著苗樂跳起了歡快的舞蹈,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紛紛上來敬酒,趙然自己已經數不清干了多少碗,不知被多少人拉下場中溜了幾圈……回過頭去看宋雄時,這位已經被灌趴在地上了。

        第二天醒來,宋雄拍著依舊有些疼痛的額頭,不好意思道:“老師,昨晚真是喝多了,太熱情了……”

        趙然取笑道:“你們在君度山獵寨中沒這么喝過?怕不是因為有太多苗女吧?呵呵,無妨,你去準備一下,陸監院要帶咱們去雅安古道。”

        這次出行人就少多了,只知客和方主作陪,帶了四個道院巡查,各自騎在馬上。

        從縣城出來,向著西北行了三個時辰,跑出七十里地,便來到一條山谷中,沿著山谷的小路曲曲折折繼續向里走,前方最窄處立著一座關城。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0984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