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二十三章 反省材料

第二十三章 反省材料


        這一次前來向趙然問話的比上回多了一個人,除了方堂從九江府道宮抽調的紅臉道人許致從和黑臉道人林致合外,還有一位簡寂觀的道士,同樣四十來歲,身材微胖,臉上始終帶著笑容,說起話來也樂樂呵呵,十分客氣。

        “趙方丈好啊,我是簡寂觀典造房的右殿主崔致康,癡長方丈幾歲,便稱趙方丈一聲師弟好不好?呵呵……”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那么客氣,趙然自是不會再擺臉色,于是也稽首行禮:“見過崔師兄。”

        崔致康忙道:“見過趙師弟,哈哈。”

        四人落座,崔致康笑著道:“趙師弟這幾日住得可還習慣?睡得好么?吃飯如何?呵呵……這兩位前幾日和趙師弟是見過的,九江府道宮方堂的許方主和經堂的林高功,聽說當時大家產生了些誤會?這個沒關系嘛,初次見面,難免溝通不暢,將來熟悉了就好,都是為了道門,沒什么不可化解的。趙師弟你說是不是?哈哈……”

        趙然一聽,總觀右殿主帶隊,兩個九江府宮的執事,這個陣容還是很可以的了,顯示出總觀對這次和自己談話的重視,于是道:“我是無所謂的,向來不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都是為了道門、為了大明,理解,完全理解!”

        崔致康一挑大拇指:“趙師弟胸襟過人,難怪年紀輕輕便為一縣方丈,令人敬佩。這樣吧,問話的事情呢,我懂得也不多,還是由許方主和林高功跟趙師弟談,我就姑且坐在這里隨便聽聽。”

        趙然道:“崔殿主太客氣了,放心吧,只要大家好好說話,知道的,我都講出來,不知道的呢,也莫難為我,好不好?”

        崔致康和趙然談笑時,許、林二道都板著臉一言不發,在崔致康的示意下,開始問話。問話還是以紅臉道人許方主為主,黑臉道人林高功則負責記錄。

        “我們前幾天沒來找你,就是給你時間,讓你自己好好反省,把想到的問題都寫下來……你這兩天有沒有想起什么?寫了什么?都交給我們……”

        趙然道:“有啊,這幾天在總觀之內,日日晨昏定省,認真思考,我寫了個感悟,你們要看?”

        三人對視一眼,都感意外。許方主臉色稍霽,紅臉上嚴肅的神情瞬間緩和了幾分:“愿意把想到的事情說出來,這是好事,表明你這兩天的反思是有效果的。把你寫的交給我們。”

        趙然去到書桌上,將一摞稿紙取過來,交給許方主,口中道:“還請多多指正。”

        三人立刻圍過來,就見厚厚一沓稿紙,看上去怕不得有七八十張,全部以細繩穿孔綁好了,最上面一張還寫成了封頁,上書《居簡寂觀有感》,形如一本線裝書籍,做得當真美觀大方。

        三人都是辦案的老手,見識可謂相當豐富。談話對象交代問題時,往往因恐懼而心里失衡,當真是有什么說什么,有的甚至把自己過去的私密丑事都交代了,寫出來的問題材料加起來上百頁的都不在少數。只是以往見過的交代材料比這個厚的雖然不少,卻從來沒有自行穿線成冊的,倒也稀奇。

        崔殿主心道,不是聽說這趙致然是個刺頭嗎?看著不像啊,都不用廢什么口舌,老老實實就交代了,這案子辦起來很輕松嘛,還用得著我來坐鎮?

        許、林兩位則心中冷笑,前些天不是還很硬氣嗎?給你“靜一靜”就招了,原來也是個色厲內荏的,倒也省了我等的手段!

        翻開扉頁,就見第一行正文寫的是: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也。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三人都怔了怔,許堂頭翻開第二頁: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

        許方主略過后文,繼續翻下一頁: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

        許方主抬眼望向趙然,沉聲問:“這是何意?反思呢?交待的問題呢?”

        趙然道:“寫的感悟在后面呢,諸位接著看。”

        有感悟就行!只要你寫了東西,甭管是什么,哪怕你寫的是去毛坑拉屎出恭,都能給你挑出毛病來,都可以作為突破口,最后給你查個底掉!

        崔殿主抬手制止住想要發火的許堂頭,示意他往下翻,許方主狠狠瞪了趙然一眼,加快翻頁的速度。

        從第一頁一直翻到倒數第二頁,《道德真經》全篇原文一字不差,躍然紙上,整整齊齊的小楷,當真是一筆賞心悅目的好字!

        可越是這樣,就讓人越是生氣!

        一直翻到最后一頁,才終于見到了趙然寫的感悟:

        ——道德真經真好!

        沒了?然后就沒了?

        這寫的是什么玩意兒?反省呢?交代的問題呢?

        許堂頭“啪”的一聲,將這本書冊摔在桌上,手指趙然怒喝:“這算什么?這寫的什么東西?趙致然,你想干什么?”

        趙然臉色頓時嚴肅起來了,指著桌上的書冊,鄭重其事道:“許方主,注意你的言行舉止!身為道門一名受牒入籍的道士,你居然將我道門至高無上的寶典就這樣摔在桌上?你居然說這是‘什么東西’?我想問你,你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嗎?你這是將《道德真經》置于何地?”

        頓了頓,趙然猛地一拍桌子,“啪”的一聲巨響,喝道:“我告訴你,我是自小接受道門教導長大的,《道德真經》在我心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是指導我們人生處世的至理名言,可謂字字珠璣,句句金玉!我相信,不但是我,現在在座的崔殿主、林高功也同樣如此!所有接受道門教導的道士,天下所有廣受道門恩澤的老百姓,同樣如此!我絕不允許你隨意污蔑和詆毀心中神圣的經典!”

        許方主瞪著趙然,滿臉脹得通紅,卻半天說不出話來。

        林高功和崔殿主面面相覷,良久,林高功干咳了一嗓子,上前解圍道:“咳……那個……嗯,許方主也是無心之失,他本意并非如此,他也是覺得你這感悟寫得…嗯,是不是太少了些?三天了,就這么一句感悟……”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1962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