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章 抓差

第七十章 抓差


        趙然心里裝著周雨墨,又和蓉娘待得熟了,再加上雖然容貌不算特別出眾,卻有著一雙大長腿的裴中濘,可謂身邊皆是一時之選,對這位楊大姐的說媒心里肯定是抵觸的,于是道:“楊真人,請恕弟子斗膽,此事且先回華云山稟告老師后再議,好不好?”

        “不用那么麻煩,你老師我熟悉得很。”

        “這個……能不能晚幾年?”

        “你年歲也不小了吧?”

        “匈……金丹未成,何以家為?”趙然想來想去,只能拿修行境界來當擋箭牌。他剛才差點順嘴說成“匈奴未滅”,還好及時剎車,真要說出來,這借口就太拙劣了,必然掃了楊真人的臉面。

        楊真人想了想,道:“也有道理,前后也不差這兩年時間,那就等你金丹成了之后,我再去華云山就是了。”

        趙然張著嘴,半天沒說出話來,心道您老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兩年時間?比我自己還有信心!當下只能支支吾吾答應了——至少還有兩年,到時候再想轍推拒就是了,沒準不用推拒,楊真人自己就忘了。再說修行之人三、四十歲成婚的很多,也不算耽誤了女方。

        談論片刻,張老道走近趙然身邊,道:“我的事情都交待完了,走吧?”

        趙然恭敬施禮:“您老慢走,那我就不送了。”

        老道一巴掌拍在他后腦勺上,笑罵:“臭小子,你還打算留在京城干嗎?吃香的喝辣的?瞧你這人緣,剛露個面就被一幫人嚷嚷著追殺,混得實在慘不忍睹!也別廢話了,跟我辦事去吧!”

        趙然不解:“您老人家的事情,都是天大的事情,用得著我去辦?”

        老道提著趙然的脖領,將他拎起來,向眾真師告辭:“行了,你們回去吧,老道我去也!”腳尖一點,帶著趙然向上直入云霄。

        眾真師齊聲道:“恭送大真人法駕!”

        跪在宮墻邊打頭第一個的王守愚一聽,頓時驚了,壓低嗓音怪責黎大隱:“黎院使,你這……怎么不說清楚啊,陳天師何時回的元福宮?還有這些道士都是什么人?莫非這就是真師堂諸位真師?剛才提著趙致然飛走的那位是哪個大真人……”

        黎大隱委屈道:“損之道友,你一來就喊打喊殺,我可是在旁邊提醒你兩回了,你也沒聽進去啊……”

        王守愚恨恨道:“他樓觀派就是仗勢欺人,上次仗著人多,這次又仗著大真人的勢頭!且等著瞧,下回他沒了這些依仗,非打掉他的威風不可!”

        旁邊的方正、方清,以及觀云、春風道人都各自點頭,齊聲贊同。

        逍遙道人也恨恨道:“這趙致然做人很不地道,當日我出了事,請他出面幫個小忙,誰知卻是暗地里害我,虧我拿他當知心好友!若是將來有機會,定讓他好看!”

        王守愚贊賞的看了逍遙道人一眼,鼓勵道:“無妨,將來必有機會。今日晚上我做東,請諸位一同吃酒!你是林志彬吧?一起去,今后大家就是同道好友!”

        這幾人在墻根下私語之時,黎大隱見老師陳善道在遠處向自己招手,連忙跑過去:“老師?”

        陳善道問:“今晚宴請之事,趙致然怎么答復的?”

        黎大隱道:“趙致然不是跟大真人走了么?”

        “我問的是,趙致然當時怎么答復的!”

        “哦,回稟老師,趙致然欣然應允,沒有一絲推諉。”

        聽罷,陳善道望著天空中張老道和趙致然飛走的方向,眼睛瞇了起來。

        ............

        從廬山前往京城時,因相距不遠,為了辨認地形,張老道飛得并不高。可從京城一出來,張老道帶著趙然便直上云霄之巔。

        貪看了一會兒云霄之上壯麗的景致,不多時,張老道再次拔高千丈,也不去辨認山川形勢,徑往正西而去。趙然感受到了冷意,連忙運轉功法抵御寒冷。

        再行片刻,張老道繼續向上,越飛越高,這下子趙然有點盯不住了。如今離地也不知有幾千丈,亦或萬丈,張老道撐起的氣罩能夠抵擋凜冽的罡風,卻擋不住透進來的刺骨嚴寒,以趙然黃冠境的修為肯定受不了,不多時,發髻上、眉眼間都凍起一層白霜。

        “大,大真人,飛…飛得是不是太高了些,雖說有護身氣罩遮擋罡風,卻也,也太冷,冷了些……”趙然忍不住開始哆嗦了。

        “唔,抱歉啊臭小子,老道我想點事情,把你忘了……這就往下降一些。”

        趙然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還好自己忍耐不住開口提醒,要是遇到個耿直的,或者以為你是在磨礪品質的,真咬著牙一言不坑跟著你越飛越高,豈不是死得很難看?

        張老道降了百丈,問:“如何了?”

        “不,不行,冷……”

        “這下可行了?”

        “還冷……”

        “沒用的東西……現在呢?”

        “再降點……那什么,大真人,你不打算傳我一門絕學之類的道術,抵御寒冷么?”

        “傳什么道術?你的修為境界頂得住就是頂得住,頂不住那就沒辦法,這還需要什么道術?”

        “好吧,和我預想的有些出入……”

        “現在可以了么?”

        “好,好點……哎喲我滴個老天爺,差點被你老人家活活凍死……大真人,你老最高飛到哪?多高?”

        “唔,這個嘛,虛空之境……”

        “哦?虛空之境是個樣子?一直聽說破碎虛空,莫非是另一個世界?”

        “那也不是。從這里向上飛,一直飛,到了某個時候,會有一層障氣阻擋著我們,能夠突破這層障氣,便可真正感受到什么是虛空,所謂虛無生自然,不外如是。”

        這番話,或許旁人不明白,但趙然卻是能夠聽明白的,于是忍不住問:“那虛空之中,大真人能自如呼吸么?”

        張老道略帶詫異:“咦?你倒是個明白人,聽誰談過?虛空之中,常人自是無法呼吸的,就算是剛剛合道的高修,初入虛空也同樣難以忍受。你將來若是有緣,去了便知。”

        趙然忙道:“有沒有緣,那還得你老人家關照啊。對了,天庭在虛空之中么?大真人見識過么?”

        張老道搖頭:“那是另一界,不是一回事,莫要混為一談。”

        聊了一會兒,趙然忍不住關心起那條令他將近半個月沒睡好的詔令,雖然已經知道了大概結果,此刻卻還是想得到最終的證實,于是問道:“景致摩上的那道詔令,大真人你們最后是怎么定論的?”

        “你不是都在場么?還要問什么?”

        “想問一下具體的處置結果,不然總睡不踏實……”

        “這條詔令極其荒謬,自是不能成文的。”

        “那個......嗯,景致摩呢?怎么處置?”

        “這才是你想問的吧?你想殺他?”

        “哈哈,哪能呢?大真人不好跟我開這個玩笑……”

        “臭小子,跟我這耍滑頭!你真的不想?我老道卻很想!這條詔令雖然荒謬,但用心卻很壞,無論成與不成,總是在修士和俗道間割了條裂痕,也不知他是否故意為之!”

        “必然是故意的!”

        張老道瞟了一眼趙然,嗤笑道:“這你也知道?還說你不想殺他?”

        趙然陪笑:“殺不殺我說了又不算,但他居心叵測,這是毫無疑問的!當然,您老如果說要看在景氏的面子上,不好殺他,那也是應當的,畢竟景氏當年出了個飛升成道的。”

        “嘿,你這臭小子,激將法極為拙劣!不是我老道說你,今日在殿中那套把戲,耍得不怎么樣,老道我真是看不下去,以后不要再玩了,沒得跌了身份!至于景道人,當年的確頗熟的,但那是他承我的人情,我可沒欠他半分,用不著看他面子。姓景的小子作死,我本欲誅之,但武陽鐘那孩子說,有些事情想要好好問問,便交給他折騰就是。老道我歲數大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將來的事情,你們這一輩自己處理吧。”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4175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