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七章 月上女

第七十七章 月上女


        在大青山洞府中的四個多月時間里,剩下的一個多月,趙然一直在龍陽子、張老道、青君和青婆婆等人的調教下,努力學習使用天眼這一天賦技能的方法。

        修行到了煉虛境后,也就是真人或者天師境后,有一定幾率獲得天賦加成。

        比如張老道的天賦,是“趨吉避兇”,也就是說,在張老道開天賦之后,他就逐漸有所感悟,對于哪里有好處,怎么做有好處,都會有某種程度的提前感知。

        聽說之后,趙然對此十分好奇,于是詢問張老道,這一天賦是否是傳說中的大預言術。

        張老道毫不隱晦的告訴他,“趨吉避兇”并非預言,也不是算卦占卜,對將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壓根兒不知道。這項天賦的最大好處,是對將來的某些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事情有所感應,取舍之間會自然不自然的朝有利的方向選擇。

        也就是說,張老道說不清楚、也無法預知將來會發生什么,但他在做出選擇的時候,會下意識間覺得這么做的話,將來應該有好處,并且在將來的某個時候,印證出他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

        龍陽子的天賦加成與趙然相同,都是開天眼。但龍陽子告訴趙然,雖說都是天眼,可后天所開和先天所開完全不一樣。

        龍陽子是到了天師境后開啟的天眼,這也讓他一舉成為了道門最頂尖的陣法大師。可他的天眼是后天所開,是固止的,無法通過修煉提高,能夠看出天地氣機的律動,但做不到“抽絲剝繭”、“理清脈絡”。

        按照龍陽子的描述,趙然判斷,這位大修士的天眼水平大致相當于自己過去的水平,在自己在上個月學會“抽絲剝繭”、“理清脈絡”之后,便已經將他甩在了身后。

        原來自己的天眼是“先天天賦”,可以進階!趙然對此當然是相當開心了。

        在幾位大修士的全力“壓榨”下,趙然在龍陽祖師的陣圖中修行,將天眼天賦提升進階,此刻看上去的景象自是不同。

        他凝神于法陣中,仔細的分辨著其中的千頭萬緒。在他看來,龍陽子以九宮梅花陣刺探這佛光大陣的虛實,以琴音擾動的位置,正是天地氣機流向最為集中之處,可以說是找到了陣眼,或者說是找到了佛光大陣中天地氣機轉換的竅門所在,手段高明已極。

        但高明歸高明,手法也算對癥下藥,破解的力量卻單薄了許多。佛光大陣后續的氣機調動極其深厚,琴音雖然鋒銳,但與佛光大陣相比,如孤星之于皓月,卻又哪里斬得斷?

        趙然向張老道、青君、青婆婆點點頭,示意陣眼的確在龍陽子主攻之處——正是主殿橫匾上的“刷經寺”三個字。

        于是張老道等大修士開始全力加入,一起出手破陣。

        張老道雙臂一振,一股龐大的氣息自他身前發出,隨著他雙臂上下圈轉之間,這股氣息高速旋轉起來,匯聚成一個丈許高的太極兩儀陰陽圖。

        此圖由陰陽雙魚構成,下為黑魚,黑魚之白眼為坎,乃天一生水之元精;上為白魚,白魚之黑眼為離,乃南明離火之靈胎。坎離交替,日月輪回,陰陽之氣旋轉煉化,可致虛空粉碎,萬物轉化為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無狀之狀、無物之象的無極。

        太極圖成型后,倏忽間出現在佛光大陣之中,向著主殿上方的“刷經寺”牌匾轉了上去。

        躲在七階符箓遮護之下的趙然,耳中未聞絲毫聲響,但神識之中卻猛然劇震,猶似天雷在身邊炸響一般,心口處氣血翻涌,一口鮮血好懸沒有飚出來。

        青君自口中吐出一枚碧綠如玉的翠石,那枚翠石上飛百丈之處,在空中滴溜溜亂轉,如雨灑般,對著刷經寺噴涌出濃墨如漆的漫天毒雨。毒雨灑在花瓣上,花瓣立時枯萎,散在主殿的佛光上,佛光為之失色。

        又有青婆婆振作精神,頭頂油紙傘,下身化作一條數十丈的巨蟒,蟒尾卷起狂暴的腥風,向著刷經寺一記一記拍了上去,其勢威猛無儔!

        四位大修士在刷經寺佛光大陣前各展所長,龍陽子以九宮梅花陣擾動方位,以一聲琴音定住陣眼;張老道的太極圖主攻,青君的墨玉翠石消弭佛光;青婆婆則變化本身撼動陣基。

        刷經寺佛光大陣迎接這四位大修士的狂猛功伐,花瓣灑落得愈發急了。

        如此不眠不休連打三日,就見佛光籠罩的范圍開始收縮,光芒漸漸暗淡了下去。

        龍陽子道:“諸位加力,此陣就要破了!”

        于是眾人同心協力,加快了法力的輸出。

        過不多時,光芒愈發慘淡,佛光大陣開始急劇顫動起來。

        龍陽子大喜,喝道:“開!”

        一道輕微而又悠長的鐘磬聲響起,佛光向內一斂,頓時收縮無形,就在眾人以為將要破開之際,就聽九天之上梵唱大作,刷經寺主殿的金頂上,大陣的核心位置處,佛光漸漸聚形,凝實成一名繡帶飄飄、手提花籃的天女。

        眾人心頭大震,就聽張老道驚呼道:“月上女!”

        月上女是誰?

        關于這個問題,曾經在西夏興慶和權貴高僧們周旋過一年半的趙然非常清楚。

        這刷經寺的佛光大陣現世時,有天女梵唱,有漫天花瓣,這不是佛經中所云的天女散花又是什么呢?

        《維摩經·觀眾生品》記載:“時維摩詰室有一天女,見諸大人聞所說說法,便現其身,即以天華散諸菩薩、大弟子上,華至諸菩薩即皆墮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墮。一切弟子神力去華,不能令去。”

        維摩詰是天竺高僧,家有萬貫、妻妾成群,但他并未沉湎于人世的享受,而是刻苦讀經、勤于修行,能夠“處相而不住相,對境而不生境”,于是終成正果,證了西方世界菩薩之位。

        維摩詰有美妻名無垢,有子名善思童子,有女名月上女,一家子都是佛緣深厚之輩,是佛門傳說中的宿慧之家。

        月上女八歲時便長成美妙多姿的童女,償與聲聞、菩薩討論佛法妙義,并蒙佛授記。

        其后,維摩詰與如來諸弟子演說佛法,有天女將滿藍鮮花灑下,舍利弗滿身沾上了花瓣,其余弟子則花不著身,舍利弗自知修行不夠,于是從此加倍努力。

        散花的天女,就是維摩詰的女兒——月上女。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4909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