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六章 支撐

第九十六章 支撐


        趙然前腳向青婆婆報了個警,堪堪躲入壇城,后腳玄慈就到了。

        玄慈一眼看見了矗立在長亭畔的壇城,大袖招處,化作團團白云,向著壇城罩了過來。

        趙然屁股剛沾在壇城的法座上,就感到一股充斥著醇厚佛性的法力將壇城包裹起來,向外急扯。

        玄慈出手迅捷,壓根不給趙然喘息的機會,少許法力從壇城外透了進來,頓時掃過趙然。

        好在趙然聽話,嚴格遵照張老道的叮囑,這半年來,離火法神袍始終穿戴于身,不計靈力的損耗,否則僅憑玄慈這一下子,趙然當場就得被老和尚的佛法超度了。

        但就算如此,趙然也很不好受,離火法神袍中的靈力立時被佛光消磨去一多半,驚得趙然一股腦將體內兩個丹胎中的法力盡數補了進去,這件袍子才避免了縮回玉匣“躺尸”的下場。

        玄慈“咦”了一聲,贊道:“壇城之中乃是何人?手段果然不差!”

        趙然牢記張真人和龍陽子的叮囑,不敢隨意搭話,以免被這位佛門頂尖的演算大師找出破綻。抄起座旁插著的經幡,將自己的功德法力注入其中,以近乎類似于佛法的特殊法力性質,催動壇城開啟防護。同時往嘴里塞了三枚朱火靈果,拼命恢復幾近枯竭的法力。

        壇城之中供奉的五方佛立刻發出五咒真言,將壇城、連同壇城外守護的青婆婆遮蔽下來。青婆婆毫不猶豫化出本形,長長的蟒身將壇城整個盤在其內,緊緊裹住。

        此間沒有張老道、龍陽子從旁相助,趙然也不知道這幾位大修士何時能趕至此地,干脆上手就防御全開。

        壇城在外,其上還盤著青婆婆的化形肉身,他身上還穿著離火法神袍,如此厚重的守御態勢,他兀自感到不足,又將被龍陽子修復過的月鳴幻境八卦陣打開,在自己的壇座外又加了一層。

        可惜六道輪回圖被用于定住西方天地,無法帶入陣中,否則趙然必定會同時將六道輪回圖也打開的。

        雖說外邊加了四層防護,趙然依舊不放心。玄慈可是佛門最頂尖的修士,壇城雖好,離火法神袍也不差,外面還有個化形的青婆婆,但自己的修為畢竟太低,怕是撐不了多久。

        不由趙然再行多想,玄慈已經施展手段開始破陣。他雖說此刻已經“強弩之末”,但趙然和青婆婆兩個人加在一起,也沒有“魯縞”之厚。玄慈已經幾近被毀的金身羅漢塔現于背后,護住自身,以防曼荼羅壇城五方佛咒真言的反擊,同時以菩提子攻打壇城,又以如來掌印拍向青婆婆。

        在刷經寺中所得的金剛降魔仗如今用來定住東方天地,青婆婆手中一時也沒有頂階法寶可以抗衡,于是將木杖在身前舞動如飛,又吐出十多件法器遮蔽在身前。

        她知道自己在玄慈面前實在太弱,實力低微,是以根本沒動反擊的念頭,只是全力守護壇城,充當趙然最外層的肉盾。挨了玄慈幾記佛印之后,木杖便即粉碎,那十多件護身的法器也紛紛損毀。

        青婆婆無奈,法力灌注全身,以肉身硬接玄慈的佛印,被打得痛苦不堪,蟒身在壇城上翻來覆去,來回扭動。

        有青婆婆拼死抵擋,玄慈的法力被遮擋住大半,但透進來的菩提子也不是趙然吃得消的。菩提子打得越凌厲,壇城耗去的法力就越多,想要維持住五方佛咒,趙然就必須繼續往里輸送法力。

        與此同時,身為這方世界最頂階的大修士之一,玄慈一旦全力出手,身上散發出來的龐大威壓幾乎令趙然窒息,哪怕躲在四層防護之中,也一樣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趙然不得不感謝張老道等人在大青山對他的錘煉,沒有那幾個月日夜不停的磨礪,沒有提前多“儲備”一個丹胎,趙然根本無法適應這種層面的斗法。

        靈力丹胎和功德力丹胎輪流替換,幾乎每隔不到半盞茶的工夫,就要替換一次,而且間隔的時間還在飛速縮短,他已經來不及從扳指中往外掏朱火靈果和各類靈食了,直接將扳指含在嘴里,隔上片刻便直接從扳指往嘴里塞,尤其是朱火靈果,消耗量極為驚人。

        真正斗起來,命懸一線,現實比設想往往更嚴峻。照這種吃法,原本預計能頂三個月的朱火靈果,怕是頂多能頂三天!

        不,也許連一天都頂不到!朱火靈果恢復法力的速度,已經漸漸開始慢于法力被玄慈消耗的速度,也就是說,趙然空有大把朱火靈果,但也許一兩個時辰之后,就用不著他再吃了。

        趙然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趕快修補好受損的大陣,將長亭這處位置的天地氣機重新按照原本陣法的設計,予以理順。

        但他現在大半的精力都在維持壇城的正常運轉上,若是一旦中繼不接,玄慈就將破門而入,命都沒了,談什么修補法陣?

        在玄慈的佛法攻擊下,壇城一直在不停的晃動,每一次菩提子的到來,都掀起一陣地動山搖。

        壇城上供奉的五方佛祖在大誦五咒真言,全力抵御著玄慈菩提子的攻勢。兩種同樣的佛法屬性相互撞擊、交匯、纏繞、震蕩,給壇城法座上的趙然帶來了極大的負擔。

        同時,五方佛咒真言也偶爾會有反擊,對玄慈修為的消磨也在持續著。只不過玄慈背倚金身羅漢塔,這座羅漢塔蘊藏的法力極為深厚,哪怕張老道等三位大修借助陣圖中的天地之力,連續消磨了半年之久,將這一百零八尊金身羅漢消磨得只剩八尊,但這點區區可憐的反擊之力對金身羅漢塔來說依然不過隔鞋撓癢而已。

        其實趙然在很短時間內就已經判斷出了《蓬萊仙弈圖》受損處的情況,也很快找到了理清的頭緒,但他就是伸不出手去修補。

        有至少不下三次,趙然手指都快觸到棋盤了,最終胳膊卻頹然無力的垂下——氣海內法力已然耗盡,無力支撐他在棋盤上落子!

        趙然眼瞅著盤旋在壇城上的青婆婆,心中不停呼喚:婆婆啊婆婆,你老人家怎么就光挨打不還手呢?你好歹來這么一下,給我爭取一點時間不行么?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6289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