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舊案

第一百一十三章 舊案


        知道了明日的安排,眼下有沒什么事情,趙然便打發于致遠回去,于致遠望了望套院之內,問:“你們想不想在玉皇閣中看一看,我帶你們走走,這也是我的職司之一。”

        趙然道:“幾位長老都去拜會道友了,我師門幾個師兄弟也不知去了何處,都不在屋中。我也是剛從蔡師叔那里回來,不瞞師兄,等會兒還要再去見幾個人。對了,還有林師叔,被七姑請了去幫忙……”

        于致遠點了點頭:“那我就回去歇會兒,若是有什么事情,盡管飛符告訴我,我立時便到。”說罷,略帶沮喪的離開了云水堂。

        前腳于致遠剛走,后腳駱致清便回來了,臉上同樣帶著沮喪,一副心神不屬的樣子。

        “駱師兄回來了?對了,大師兄和二師兄他們去了哪里?怎么都看不見影子……駱師兄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順心的事嗎?”趙然忙問。

        駱致清道:“東方敬不在。”

        聽說東方敬還沒回來,趙然也微覺奇怪,問:“怎么?還沒回來?這次雙修大典,他是不打算回來觀禮了?”

        駱致清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往屋里去了。趙然在他身后安慰道:“沒關系,東方敬不在,還有別人嘛。來賓千人,難道還會愁沒有對手么?慢慢找機會便是。”

        駱致清眼前一亮,轉頭向趙然伸手:“來賓名錄在你手中?”

        趙然連忙打了個哈哈:“名錄不在我身上,師兄莫急,自有機會的。我正好要去東方禮那里,就幫師兄問問東方敬去了哪里……嗯,我先去了啊。”

        趙然的確是要去槐溪,只不過現在多加了一個詢問東方敬行蹤的任務罷了。

        東方禮正在西堂,見了趙然以后,丟了根魚竿過去,道:“敬師弟的行蹤,我也不好過問。”

        趙然抄起魚竿,一邊垂釣一邊詢問:“楚天師雙修啊,楚天師是禮師兄和敬師兄的師叔吧?這樣的大喜事都不打算回來慶賀一下么?”

        東方禮苦笑道:“于楚師叔而言自是喜事,但于敬師弟……”說著,搖了搖頭。

        趙然頓時張大了嘴,半天沒合攏,心道不會吧,先是于致遠,現在又輪到東方敬了,這是在鬧什么呢?

        “敬師兄對那位,嗯?”

        東方禮笑而不語,于是趙然感慨道:“聽說陜西云岫閣寧真人之女乃是良配,又對敬師兄一往情深,這該如何是好?”

        東方禮瞥了他一眼:“你操這份閑心作甚?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再說吧。”

        趙然一愕:“我有什么事情?”

        東方禮繼續笑而不語。

        趙然又道:“禮師兄喚我前來,是有什么事么?”

        東方禮點頭:“你上次提供的線索,已經有眉目了。”

        “什么線索?”

        “景致摩的線索啊,你莫非忘了?”

        趙然拍了拍額頭:“最近瑣事纏身,實在是沒顧得過來,怎么樣?情況如何?”

        東方禮嘆了口氣道:“讓你加入三清閣,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說不定哪天會把要事耽誤了……七年前張云兆的舊案,已經找到突破口了。”

        趙然一拍大腿:“真是景致摩干的?”

        東方禮道:“不像是他干的,但或許與他有關。”

        “這話怎么說?”

        “我把這條線索發回總堂,卓長老很重視,立即向武天師稟告,武天師與東極閣李天師商議之后,案子已經移交東極閣,景致摩如今在東極閣關押審訊。從東極閣通報的情況來看,當年張云兆去谷陽縣之前,景致摩給渝府的景家寫了封家書,接信的是景致摩的三叔,東極閣派人將此人拿住了,據此人交代,他隨后將此事告知了景致武,這個景致武是貴州思南府崇德館的修士,黃冠境,也是景致摩的堂兄,東極閣又火速前往崇德館拿人,卻沒有找到景致武,崇德館說,自去年景致摩出事后,景致武便一直未曾露面……”

        “那就審問景致摩的三叔,他這位三叔必定是知道詳情的!”

        東方禮道:“東極閣在詢問口供上的手段,比咱們三清閣不差幾分,這一點致然放心,想必不久之后,真相便會水落石出!”

        聽了這個消息,趙然心里那股憋了好幾年的郁悶之氣終于算是吐了出來,嘆道:“其實這案子早就應當告破的,只是我一直沒想過會是景致摩,他受張監院如此大恩,竟然也能狠心下得了毒手!難怪他聽不得張監院的名諱,卻原來是心中有鬼……”

        東方禮道:“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景致摩并無殺人的本意,他的初衷也是想知會家里,讓家中早做準備,或者想辦法阻止張云兆變革青苗錢。你知道龍安府、渝府、保寧府這三府的青苗錢,都有誰在其中獲利么?你們龍安府的大縉紳鄭士威、渝府豪商平字號商鋪、保寧府鄉宦羅仲高,這三家深陷其中,每年獲利極多,其實都是景氏的俗家產業。”

        “難怪……”

        “現在就等后續審問了,看看他們是怎么做的案子,還有,我三清閣關注的是,謀害張云兆的和尚,是哪里來的。東極閣的道友說,景致摩一直在反復詢問,究竟是不是他三叔指派人手刺殺張云兆,看情形并非偽裝。他們不太敢將事情告知景致摩,生怕景致摩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真瘋了……”

        趙然聽罷,沉默片刻,道:“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想去見見景致摩。”

        “為什么?”

        “他憑白遷怒我那么多年,我真想看看他此刻的嘴臉!對了,崇德館會不會因涉案而卷進來?對他們,東極閣打算怎么處理?”

        “崇德館已經將這三處產業查封,移交總觀處置,他們還向東極閣保證,三個月之內,一定將景致武找到,若是找不到,甘愿接受一切處罰。”

        “好聰明……”

        “的確……哎,以后不跟你比釣魚了,每次都恰好比我多釣一條,這是什么道理?”

        “呵呵……運氣……運氣……”

        ……

        五月二十日,混元頂,玉皇殿前,楚陽成和朱七姑這對修行愛侶終成眷屬。在張老道的主持下,兩人向葛洪祖師和鮑姑祖師上香,跪拜了月下老人正緣尊神,然后身穿大紅道袍,向紅鸞天喜星君上了青詞。

        道門、宗室、散修等上千位貴客一起觀禮,見證了這兩位二十四年來相互苦苦守候的佳人終成道侶。

        趙然身在其中,親身感受著大典的莊嚴、熱烈,心底里偶爾也會冒出小小的想法:若是我與周雨墨雙修,會有誰來觀禮呢?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8204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