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選擇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選擇題


        一邊閑聊著,武天師彎腰,從腳下泥洞中掏出一個木球,放到發球區,右手將木杖翻轉過來,兩腳踩穩,雙手揮桿,完成了一次標準的擊球。那木球嗖的一聲,急速飛上半空。

        與此同時,李天師也擊球了,他的木球在空中撞向武天師的木球,兩個木球一個繞行、一個攔截,在空中不知來回繞行了多少圈、撞擊了多少次,最終以武天師的木球入洞而宣告結束。

        武天師哈哈大笑:“老鷹!”

        李天師沮喪的嘀咕一聲:“下一個洞非把你打出去!”

        武天師喜滋滋道:“十六個洞,五十五桿,最后兩個洞,絕不超出六十桿。等輪到你下局開局,我非把你打出七十二桿之外!”

        去年來京城的時候,趙然拜見許真人,落腳于許真人在京城外的別鄴,當時興之所至,和許真人談起了這么個有趣的玩法,并且當場和許真人一起平整出了一個小球場。

        見識了幾次許真人隨手揮桿、桿桿進洞的本事后,趙然很驚訝,后來聽許真人說早就玩過,此戲類似捶丸,這才知道自己露怯了。于是冥思苦想之下做了些改變,定出了這么個規則:每局對戰采取兩回合制,一個進攻一個防守,最后算一下誰的桿數少。這個對抗規則定出來后,許真人才算真正產生了濃厚興趣,卻沒想到把武天師和李天師也拉進來了。

        一路陪著兩位坐堂天師打了一輪,武天師興致不減,問趙然:“致然,這是你想出來的打法,要不要一起玩一局?”

        趙然連忙搖頭,開玩笑,和武天師打球,怕是不管多少桿都進不了!

        武天師笑了笑,不為己甚,道:“你這次來見我,是為刷經寺洞天的事情吧?”

        趙然忙道:“正好兩位天師都在,小道我受師門所托,特來求見二老,希望兩位天師能夠助樓觀一臂之力。我老師說,若是此事能成,將來我樓觀一脈上上下下必謹記您二位的恩情。”

        這個承諾可就很大了,對于修行門派來說,承恩是要還報的,尤其是到了合道境,要想順利飛升、盡量減小所遭受的天劫威力,就要盡量把過去欠下的因果了結掉,就這一點來說,佛道在成佛成仙的最終道路上,需要邁過的關卡是很相似的。

        這個承諾給出來,武天師和李天師都有些動容,哪怕樓觀現在勢孤力單,可終究是樓觀啊,不是那些亂七八糟后來演化出來的各種流派分支,而是老君所授、尹喜真人親傳的樓觀,是曾經大興過數百年的樓觀,是曾經“天下飛升者樓觀泰半”的樓觀!

        武天師本就有此意向,當即點頭允諾:“你立過如此大的功勞,不支持你又能支持誰?再者,樓觀當年功不可沒,卻沒有獲得相應的補償,以至于隱跡六百余年,照我的說法,咱道門這一點做得不對!老李,你的意思呢?”

        李天師沉吟片刻,道:“既然武天師把話說開了,我就談談我的想法。作為當年名滿天下的道門支柱,樓觀派到了如今這個地步,的確令人嗟嘆,可事已至此,再說什么都沒有用。我們所希望的,是樓觀道法不要就此沒落甚至消亡,而應該長存乃至光大。看到你們師徒幾個能齊心合力、奮發進取,我是很激賞的。”

        趙然點了點頭,準備重點聽一聽李天師的“但是”,看看他會開出什么條件來。

        “但是,現在有個事實擺在面前,還有許多門派沒有自己的洞天福地,不少門派都擠在一個山門之中,這是件令人很為難的事情。比如你們華云館,其中就擠著十八個流派,情況非常嚴峻。你們樓觀想去刷經寺洞天,這一點我不反對,但我希望你們能帶幾個流派出來,將華云館的擁擠狀況緩解一下。畢竟你們師門在華云山中修行了六百年,如今有了機會,幫一幫華云山其他流派,這也在情理之中,你看呢?”

        沒想到李天師開出來的是這個“條件”,頓時令趙然有些措手不及。趙然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么好,答應了吧,他不甘心,憑什么自己要死要活折騰出來的局面,被其他門派撿了便宜?可不答應吧,李天師肯定不樂意,一個坐堂天師不樂意,將來就麻煩了。

        心念電轉之間,趙然就想咬牙拒絕,大不了李天師這一票不要了,也不能讓好端端的刷經寺洞天變成另一個華云館!

        卻聽李天師又道:“當然,這是件大事,你肯定還要和師門商議,不必急在一時。其實我的意思,哪怕你們少帶幾家,甚至只帶走一家,那也是好的。一來可以堵住旁人悠悠之口,更加行得正、坐得直;二來呢,你們樓觀人丁太少、實力太弱,獨自鎮守刷經寺洞天怕是不太夠看,有一個門派能幫襯著你們,也是一大助力。”

        趙然有些明白了,于是挑明道:“不知李天師您老人家認為,華云館中哪一家門派,對我樓觀的幫助更大呢?”

        李天師笑道:“這就要你們自己選了,當然最好是能夠選出平日里關系融洽的宗門,實力呢,也不要太低,否則去了以后不是助力,而成了拖累,那就反而不好了。”

        “要不您老人家給指點一下,弟子回去后也好和老師商議。”

        “嗯,比如云嵐崗,比如離山宗,比如七巧林,比如問情谷,都是可以的。”

        趙然心道,不是開頭就是結尾,看來李天師想要關照的是云嵐崗或者問情谷了,就是不知究竟是哪個。

        “弟子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不知去了刷經寺洞天之后,您老人家認為,應當是并力治之,還是有主有從?”

        李天師笑道:“當然是有主有從,你們華云館八位長老,其中不也是有位大長老最終決策的么?你們樓觀是久負盛名的流派,自然還是要以樓觀為主的。”

        “明白了,弟子回去后和家師商議商議。”

        李天師微笑著點頭,鼓勵的看著趙然隨卓云峰離去,隨后向武天師道:“這小子當真鬼機靈!”

        在華云館的十八流派中,有八位煉師以上的修士共同組成長老堂,云嵐崗也有一位,便是方云清。不提斗法實力,方云清任長老已經十二年,遠比江騰鶴資歷要老,如果帶走云嵐崗的話,以江騰鶴為主、方云清為從,就很不合適,頂多并立而已。因此,剛才趙然的問題,其實是在做選擇題。

        排除了云嵐崗,剩下的就是問情谷了,問情谷的林致嬌只是個大法師,從旁協助江騰鶴并無不妥,正是情理之中。

        回到卓云峰的書房,趙然問:“卓長老,不知李天師和問情谷有什么淵源么?”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219655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