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三十七章 要人

第三十七章 要人


  正在趙然心中激烈斗爭之際,就聽柔安又笑著補充:“只要道長答允我的不情之請,我就告訴道長一個消息。”

  趙然問:“什么消息?”

  柔安抿嘴一笑,殿中頓時春風撲面:“有位道門女修擅闖金波會所,道長想不想知道是誰?”

  趙然心中的天平立時向著“答允”方向傾斜:“誰?”

  柔安搖了搖頭:“道長先應了我再說。”

  趙然咬了咬牙,努嘴示意殿外:“衙內……”那意思,你夫君就在殿外呢,這樣真的好嗎?

  柔安道:“這本就是高郎君的意思,道長放心,他在殿外守著,閑雜人等進不來的。”

  傳說中的故事自己竟然也遇上了?趙然呆了一呆,有些不敢置信,旋即深吸了一口氣:“那……貧道同意……了?”

  柔安萬福道:“多謝道長了。其實這件事情,正主是野利小侯爺,四年前白馬山一戰后,小侯爺率軍突圍,卻被李氏,嗯,就是那個李氏,被他們誣為臨陣脫逃,野利家故此吃了大虧。”

  趙然頓時神游天外,怎么說的是這個……

  “道長?”

  “咳,貧道在聽。”趙然振作精神,重新將注意力放了回來,認真聽柔安陳說。

  “……為今之計,只有找到李氏兄弟貪墨糧餉的憑據,方能一證小侯爺的清白,替野利家挽回損失。故此,還請道長鼎力相助,回去之后幫忙查一查,看看當日白馬山大營的繳獲中,有沒有相關的檔籍文書……”

  趙然點了點頭,問:“貧道可以盡力相助,但四年前大戰之中,也不知燒了多少東西,這些檔籍文書是否還在,真不好說。”

  柔安表示同意:“我們也明白的,道長盡力就行,能夠找到當然是最好的,若是沒有……紅原三部為何叛夏?這方面的憑據,請道長務必拿到。”

  趙然沉吟道:“若是依舊沒有呢?”

  柔安語氣堅定:“必須有!”

  趙然望著眼前的柔安,感慨道:“沒想到郡主……當真女中豪杰也!”

  “沒想到我也能出面談正事?”

  “呃……郡主秀外慧中,工于書畫,才女之質,給貧道留下過深刻印象。”

  柔安搖了搖頭:“身為女子而生于夏國宮廷,豈能整日風花雪月?否則為求一全尸也不可得……此為不幸……”

  趙然安慰:“能為自己做主,又何嘗不是大幸?”

  柔安展顏一笑:“說得也是。”

  現在輪到趙然收取好處了:“郡主剛才說,有位道門女修,夜闖金波會所……”

  柔安忍不住又是一陣笑意,歪著頭盯著趙然,道:“這位女修當真是癡情得緊,獨自個兒追尋道長,一直追到了興慶。只是找錯了地方,去了金波會所……嗯,當然也可能進不去官驛,便想找成東家幫忙……誰知道呢……”

  “真是宋雨喬?”

  “不錯。這位女修如今人在紅蓮堂,起初幾日著實吃了些苦頭,好在迦藍寺烏乘大師與紅蓮堂首座有舊,幫忙說了句好話,宋姑娘才沒有遭受大罪。”

  趙然想起來了,上次去迦藍寺別院的時候,曾聽說紅蓮堂首座森羅的傷,是烏乘幫忙治愈的。于是追問:“烏乘大師怎么說的?”

  柔安笑道:“道長果然是多情種子,不愧了這字、這詩。烏乘大師說,這位宋姑娘夜闖金波會所乃是為情所困,請森羅大師看在他的薄面上,不要太過為難。”

  這么說來,紅蓮堂是耍賴不了的了,也不可能以推說不知來搪塞,事情會簡單很多。

  “紅蓮堂能放人么?”

  “這卻不知,恐怕一時間是不會放的,但至少也不會太過折磨,道長放心。”

  趙然深深鞠躬:“多謝郡主了。”

  柔安掩嘴輕笑:“不敢當道長之謝,其實是成東家讓小女子傳話,道長不會怪我吧?”

  趙然道:“怎么會,以郡主之尊,愿意傳話,這就已經是恩德了。”

  柔安又搖了搖頭:“真想看一看這位宋姑娘長得什么模樣,只可惜難有機緣……更想看看那位周姑娘是何等風姿綽約的仙子,以致道長情根深種……”

  這股惆悵之意令趙然有些吃不消,正不知如何作答,柔安卻告辭了,從哪里出來,從哪里回去,剩下趙然獨自站在空寂寂的延福殿中,仿佛剛才的一切從未發生。

  片刻之后,延福殿中站滿了宮女和太監,高太后入殿登座,旁邊是柔安相陪。趙然打起精神,應對了高太后的幾個簡單問題,然后現場揮毫寫了三幅字,這場召見便告結束。

  趙然板著臉出了皇宮,一路上張居正、明覺、性真和他說話,他都沒有搭理,鬧得這幾位一頭霧水,不知哪里出了問題。

  經過官驛的時候,趙然沒有進去,而是直接過門不入,繼續前行。

  明覺莫名其妙,在旁追問:“道長要去哪里?”趙然依舊不理不睬。

  性真有些驚訝,看了看張居正,張居正也不知究里,但他是趙然的副使,自是要秉持上下一致、同仇敵愾的氣勢,于是也板著臉,肅然跟在趙然身后,一言不發。

  一直來到天龍院的正門前,趙然在距大門三丈外的一棵柳樹下停住,取出老師所贈的煉心蒲團,一屁股坐了上去。

  幾人圍在他身旁面面相覷,明覺再問:“道長這是何意?”

  趙然這才作答:“天龍院什么時候放人,貧道什么時候回去!”

  明覺再問:“道長說什么放人?要放誰?”

  趙然道:“我道門女修,宋雨喬,我趙致然的師姐!”

  明覺有些摸不著頭腦,還待再問,被性真拉到一邊:“師弟還記得十天前有位女修夜闖金波會所,被咱們后堂幾位師兄拿下一事么?”

  “聽說過,莫非那道門女修就是宋雨喬?”

  “我也并不確知,但瞧趙道長這樣子,恐怕八.九不離十。”

  趙然、周雨墨和宋雨喬三者之間不清不楚的愛情故事,兩人都聽當年的成安說過,所以十分“清楚”宋雨喬在趙然心中是什么地位,明覺甚至還和宋雨喬在曲空寺中狠狠吵過一架,并因之而破境。

  如果十天前被金針堂后堂拿下的那位道門女修真是宋雨喬的話,那就難怪趙道長那么生氣了。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213375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