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二十三章 同門的關愛

第二十三章 同門的關愛


  見了趙然這幅模樣,魏致真嘆了口氣,向江騰鶴道:“老師,致然似乎受了打擊,心緒不寧,有點語無倫次了,您是不是也開導兩句。”

  江騰鶴道:“行了,他哪里是受了打擊,我看他是受了驚喜!這件事情,致然是輕松了,高興了,但我樓觀卻被羞辱了!你們說怎么辦?”

  趙然忙道:“老師,您一再教導我們要心胸寬廣,這件事情我看咱們就當沒發生過吧。如今樓觀正是潛心發展的關鍵時期,切莫因弟子之事而結怨于人。就算要結緣于人,也等咱們將來大興之后再說,一切以樓觀為重,您說是不是?”

  江騰鶴問:“你不覺得被羞辱了?”

  趙然笑道:“哪兒能呢?為這點小事,不值當的。”

  江騰鶴向魏致真道:“你看,我就說他肯定是這個反應。”

  魏致真點頭道:“的確是大成就者的風范,將來致然師弟身上這種委屈和挫折肯定還少不了,這是無數事例證明過的,我想,致然師弟也必定能夠一樁一樁挺過去的。”

  趙然逃過一劫,算是松了口氣,當然你要說他這次被悔婚的感受,除了慶幸以外,還的確如大師兄所言,心中還真是有些不爽。

  無論出于什么原因,被悔了婚約,說出去總是不太好聽,甭管對方找的什么借口,這項舉動的背后,總有幾分看不起你的意味在里面,更何況人家還明白著用龍虎山張家來當借口,這就更帶著幾分刻意的味道了。

  想找個理由并不難,可以說要閉關,可以說八字不合,或者任何一聽就很假的理由,比如道不同不相為媒,甚至可以不給理由。但用嫁給龍虎山張氏為理由,這就有點故意的了。

  趙然想不通堂堂茅山上清,身世顯赫的潘氏為什么要這么做,這短短幾天究竟發生了什么變故,但楊真人既然因為羞愧而解釋得很含糊,那自家肯定也不好上趕著去追問究竟。

  他倒是有點想飛符和九姑娘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問問龍虎山到底怎么考慮的,非要橫插一杠,他覺得自己并沒有得罪過云意大天師,龍虎山似乎不應該針對自己吧?

  但考慮了片刻之后忍不住自失一笑,自己本就沒有要娶潘氏女修的意思,自尋煩惱作甚?

  趙然先上了一趟北道堂,向趙麗娘致謝:“這是本月的君山筆記,我給趙師伯帶來過目。”

  趙麗娘接過來翻了兩頁:“《商周列國全傳》?成湯乃皇帝之后也,姓子氏。初,帝嚳次妃簡狄祈于高禖,有玄鳥之祥,遂生契……這怎么還有人修史?陸西星?這孩子,喜好也未免太過駁雜了吧?行了,我看看吧。”

  “是。”趙然又問:“師伯你這北道堂還缺什么嗎?我去給您添置一些。”

  趙麗娘放下手中的《君山筆記》,似笑非笑的看著趙然:“把你和寧珞娘的事情攪沒了,你不恨我?看你這樣子,似乎還很感激我?”

  趙然哈哈一笑:“多謝師伯。”

  趙麗娘將目光重新放回筆記上,口中淡淡道:“為了此事,我可是和你師父斗了一場的,你感謝我合適么?”

  趙然道:“師伯好像沒贏,所以也不存在不合適吧,我老師深明大義,不會怪我的。”

  趙麗娘雙眉一挑:“過上幾日我再去找你師父,我就不信了,他一個剛入境的大煉師,境界都不穩,還能贏得了我?上次不過是我大意了。”

  趙然陪笑:“師伯開心就好。”

  趙麗娘道:“行了你下去吧,這事不用謝我,是龍陽祖師的意思,你也不用謝他,他不想多事。”

  從北道堂下來,迎面就遇見了曲鳳和,曲鳳和跑過來見了個禮,飛快道:“小師叔,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墻里開花墻外笑,小師叔保重!”說完轉身就跑。

  “神特么墻里墻外的?過來說清楚!”

  可惜曲鳳和已經跑遠了,趙然搖了搖頭,也懶得計較。

  剛到自己住的道院外,就見余致川和靈狼月影聯袂而來,靈狼月影手捧一份請柬,小心翼翼的遞了過來。

  余致川則道:“三天后,在湖畔揚波亭舉辦詩會,師弟你也來吧,本次詩會以傷春悲秋為主題,師弟想必這些日子很有感觸,若是有什么好的詩詞,正好帶來讓筆友們一睹為快。”

  趙然沒好氣道:“我現在就有兩句詩你們要不要?”

  余致川喜道:“師弟感觸來得如此之快?”

  趙然吟誦:“仰天大笑出門去,婚書倒掛東南枝!”

  余致川勸解道:“師弟何必強顏歡笑……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

  趙然接到:“又得了兩句,天涯何處無芳草,對象不在茅山找!”

  余致川搖著頭和靈狼月影一道離開,月影嘆道:“趙行走心態已崩……不過這四句連起來倒也頗為有趣。”

  余致川仔細品味了一番,不由點頭:“那就這四句吧,發《君山筆記》。”

  月影問:“余道長,那咱們這詩會還辦不辦了?”

  余致川遺憾道:“主角不參加,還辦他作甚?”

  過了兩日,曲鳳和急沖沖來到趙然所居道院,卻沒發現趙然的蹤影,又到隔壁靈妖山莊,迎面撞見蟾宮仙子。

  “仙子請了,不知仙子看見我家小師叔了嗎?”

  “他不是在后山嗎,駱道長前天專門把他叫了過去,聽說在后山待了兩天了。”

  曲鳳和忙去了后山,在茫茫大山中尋了一個多時辰,終于發現了趙然和駱致清的身影。

  就見趙然在前面跑,駱致清在后面追。趙然邊跑便喊:“師兄,我真的沒事了,別再打了!”

  駱致清一言不發,在后面緊緊跟著,不時發出一道碩大如同門板的劍光從上方拍向趙然,趙然打出一團如風暴般的氣旋,將劍光化解,然后接著轉身就跑,口中繼續喊:“師兄啊,又是五十兩銀子沒了,你何苦呢?人家不嫁過來,那是他潘家的損失,與我何干?我真的一點都不傷心啊……你就放我出山吧……”

  曲鳳和趕忙上前解圍:“兩位師叔,弟子有事稟告。”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367891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