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二十章 爭位

第一百二十章 爭位


  ????

  陳真人一百三十七歲,如果能夠搶到第十的位置,最好的情況下,可以在兩百年后飛升……嗯?似乎依然排不到他?

  東方禮看出了趙然的疑惑,解釋道:“邵大天師當年受過重傷,可能飛升無望。”

  原來如此,那去除這位的話,前面還有八位,需要至少等一百六十年,那時候的陳真人,應該是二百九十七歲。

  依然夠嗆,但畢竟有了希望,因為他在合道境大修士中算是最年輕的一位,假如前面再有一位故去或者遇到不幸……

  想到這里,趙然一陣冷汗……

  正胡思亂想間,就聽東方天師道:“今日既然談及此事,我正想問問致然,江煉師閉關多久了?”

  趙然道:“正式閉關五個月了。”

  東方天師頓時沉默不語,趙然不明所以,扭頭去看東方禮,就聽東方禮道:“不知致然在許真人面前能否說上話?”

  趙然道:“若是小事,我在許真人面前還算混了個臉熟,若是大事,那就需要等我老師出關。”

  東方禮道:“不知致然是否方便和許真人通個氣,我老師想擇日前往鶴林閣拜會許真人。”

  趙然點頭:“這個沒問題,我可以代為傳話。”

  東方天師向東方禮道:“你就把事情告訴致然,讓致然先問問許真人的意思,若許真人愿意見面,那我就去,若許真人不愿意,我也不好勉強。”

  東方禮應道:“是。致然,事情是這樣。陳真人故去之后,三清閣的坐堂真人這個位子,需要有人填補。按照規矩,應從全真修士中補上一位來。我家是正一的,原本也不做他想,但陜西云岫閣寧師伯有這份心思,于是央求到我家,想讓我老師幫忙。”

  陳真人故去之后,道門一共還有真人三十二位、天師三十八位,加起來剛好七十,可真師堂中負責執掌六閣的坐堂真師只有十二個,全真和正一各半。

  若是坐堂真人空缺,由全真修士補上,若是坐堂天師空缺,則由正一修士補上,當然,所有真人天師都擁有投票的權力。

  執掌上觀六閣,意味著對整個大明修行資源的調配都有了話語權,對師門、對自己,都有很大的作用,是大部分修士都極為眼熱的位子。

  如今空出了一個三清閣的真人位,不用想都知道,爭奪必定極為激烈,寧真人和東方天師是姻親,若是能夠上位,玉皇閣自是巴之不得,想必東方天師和楚天師這半年來,沒少為寧真人奔波吧。

  趙然問:“之前有沒有和許真人談過?”

  東方禮道:“我家和鶴林閣不熟,聽寧師伯說,曾經側面和許真人提及,但許真人婉拒了。許真人說,他心傷故友,沒有心思牽涉其中。如今距陳真人仙逝已然過去九個月,想來他的傷情應該有所緩解了。許真人是全真修士中深孚眾望的高修,若是他能出面支持,寧師伯勝算必將大增。致然,若是寧師伯能夠坐堂三清閣,對我川省同道都有益處,這是好事,致然若是有門路,還望出手相助。”

  既然玉皇閣想要出手助寧真人上位,趙然自是愿意幫忙的,東方禮說得沒錯,云岫閣和玉皇閣是通家之好——好吧,雖說當事人還在鬧別扭,但這層關系擺在那里,若是寧真人成為三清閣坐堂真師,對自己當然是大有好處的。

  “如今有誰在和寧真人爭位?”

  “據我們所知,六月時,流露出爭位之意的有七位真人,八月的時候,有三位退出,到了上個月,只剩下兩位了,除了寧師伯外,另一位是云南龍泉閣的喻真人。”

  龍泉閣位于昆明,掌閣真人喻道純,在全真一系中也頗有威望,因為他是前輩高道邵以正的親傳弟子,對于寧真人來說,堪稱實力強勁的對手。

  “現在有誰支持寧真人?有誰支持喻真人?”

  “寧師伯這邊,主要是陜西、咱們四川、浙江、北直隸;喻真人那頭,主要是云南、南直隸、河南、貴州。其余各地支持誰,尚在未知之數。”

  “咱們武天師呢?”這個問題是趙然必須了解的。

  “武天師就是三清閣坐堂天師,他要避嫌,甚至投票的時候都不會參與。”

  “那些大天師、大真人們呢?”

  “在合道境大修士這邊,王常宇大真人已經表態支持寧師伯,但邵大天師和陶大真人卻屬意喻真人。”

  “龍陽祖師呢?”

  “龍陽祖師不愿插手……”

  “其他大天師、大真人呢?”

  “均未表態,楚師叔至今未歸,便是去拜訪各位大天師、大真人去了,但結果并不樂觀。所以我們的想法是,希望能夠拉到許真人這一票,他這一票非常關鍵,至少能影響到少則七八位、多則十余位真人。”

  “何時議決?是否依舊在總觀真師堂?”

  “就在總觀真師堂,十二月一日。”

  大致情形了解之后,趙然便告辭下了青城山,他答應盡力相助,但卻不敢打保票。畢竟能和許真人直接對話的,是自己的老師,自己雖說在許真人面前極為相得,但卻是因為身披“樓觀弟子”這身衣裳,若非如此,趙然還真不敢說自己就能進得了許真人的法眼。這一點自知之明是必須有的,否則就真的太過狂妄了。

  許真人的飛符聯絡方式趙然是有的,但直接給許真人發飛符,趙然除了去年拜年以外,還沒有做過這種事,若是突然來上這么一張直接談正事,會顯得很突兀,也很不尊敬。

  沉吟片刻,趙然飛符曲鳳和:“你們還在橫斷大山中么?”

  曲鳳和回復:“在呢,師叔有什么事吩咐?”

  趙然:“在哪里?我現在過去一趟。”

  曲鳳和很歡喜:“太好了,師叔何時能至?是騎白鶴嗎?”

  “我騎大雁,不比白鶴速度慢多少。”

  于是曲鳳和連忙將具體的方位告知趙然,同時道:“陸師伯也很期待與師叔相見,我們會在這里等候師叔。”

  趙然招手,將在青云峰下等候的南歸道人喚來,道:“辛苦南歸主任,咱們再去一趟橫斷大山。”

  ??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424574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