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一章 君山衛的下屬

第九十一章 君山衛的下屬


  說實話,趙然對于不能傳授宋雄功法是略感愧疚的,但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故此,他就只能從別的地方給自己的首任記名弟子作出補償了,比如鋪路。

  趙然將宋雄帶到了守御所大營,告訴寧守御,這是他的弟子,特長是武力過人,如今想要吃軍中這口飯,特請寧守御幫忙看顧。

  寧守御當即心領神會,如他這般的軍中將主,安排職司任命就是隨手而為的事。既然是趙方丈的弟子,又“武力過人”,那肯定不能去當大頭兵,最起碼也是個小旗,而且是點入自家親兵隊中的小旗。

  親兵中的小旗意味著一俟有了戰功,立馬就能轉出來帶兵,接下去就是青云之路——只要你不死。

  安排了宋雄的事情,過了沒幾天,又有一位熟人報到了。

  與其說是報到,不如說是趙然去撈人。趙然正在大君山中給郭植煒和蟾宮仙子打下手的時候,收到了裴中澤發來的飛符,于是連忙出了洞府,趕到守御所大營。

  裴中澤帶著趙然來到一處軍帳之中,這里是關押罪囚之處,當然,關押的是有修行的罪囚,故此被符陣封得很嚴實。

  帳中只有一個人,被牛筋捆得嚴嚴實實,腦門上還貼了張禁制符,躺在干草垛上無法動彈,只剩一雙眼珠子轉來轉去,顯得極為狼狽,卻是兩年不見的白庚。

  趙然嘆了口氣,向裴中澤點頭:“就是他,裴師兄請松綁吧,誤會了。”

  裴中澤笑了笑,伸手將白庚額頭上的禁制符摘了,揮手間扯斷牛筋,白庚一躍而起,從懷中掏出一面銅鏡,匆匆整理衣裳、梳攏發髻,然后向趙然行禮:“見過趙行走。”

  趙然指了指他的頭發,一股清風揚起,將他頭上的干草屑吹去,向裴中澤道:“需要辦什么手續?”

  裴中澤搖了搖頭:“直接領走吧。”又向白庚道:“以后行事謹慎些,此處是大軍軍營,哪里容你偷偷窺伺!”

  “是是是,以后多加注意,給裴道長添麻煩了。”

  趙然將他領出來,問:“白庚,你怎么跑軍營來偷窺了?”

  白庚無奈道:“白河號稱松藩天險,如此景致,我既然來了,怎能不來瞧瞧?誰知走著走著就走近了軍營,本來也沒事,正好遠遠看見河上有軍士操演,便又挨近了些……”

  “沒吃什么大虧吧?裴師兄是我好友,他也是職責所在,你不要怪他。”

  “哪兒能?不會怪他的。我也習慣了,沒吃什么虧。”

  “你身上沒有腰牌么?”

  “東方堂主說讓我來找你報到,君山衛的腰牌他也沒有,見了你之后你自會給我的。”

  將白庚帶回君山,黃山君趴在大石上,懶洋洋抬眼瞄了瞄趙然和他身后的白庚,又重新閉上眼瞼,打起了呼嚕。

  白庚驚嘆:“貴派好大手筆,以靈妖看護山門。”

  等見到環湖狂奔的一眾靈妖后,白庚更是說不出話來了,尤其是指著其中一只體型巨大的靈狼,張著大嘴好半天才蹦出一句:“我見過!此系君山狼!”

  在一處湖邊小亭坐定,趙然問:“上月我向東方師兄要人,他推薦了你,我還以為你不會來,怎么想的?你不是要云游天下么?怎么忽然回心轉意了?”

  白庚道:“這兩年走了不少地方,看了許多風光,當真是人生一大快意之事!原本也不打算回來的,但聽說是去西夏,所以……西夏我打小就十分向往,可惜一直不敢去,如今有這么個正大光明的機緣,自是要去見識一番的了。”

  趙然忙擺手制止:“打住啊,如果你是要去西夏看風景,那還是算了,我要的是常駐興慶的貨棧掌柜,是去做事的,不是去耍樂的。”

  白庚笑道:“趙行走放心,有什么事吩咐下來,我既然接了,必定會好好去做的,看風景只是閑暇之余,不會誤事的。”

  真的么?趙然有些將信將疑,不過他向來與人為善,不愿輕易否定旁人,更何況他也相信東方禮的眼光,東方禮既然推薦了此人,那此人必有獨到之處。

  于是趙然掏出一塊早已雕刻好的腰牌拋了過去,白庚接過來一看,上面用篆體刻著“君山”兩個字。

  “我這樣子,是不是就算正式加入三清閣西堂君山衛了?”

  “你以為呢?”

  “嗯,拜見衛使大人!”

  “拉倒吧。”

  趙然開始給白庚交待任務。

  此去興慶,白庚是光明正大代表趙然去當貨棧掌柜的,趙然在興慶時已經和金波會所東家們商議好了貨棧的地址,金波會所也已經將宅院買了下來,就等白庚前往了。

  白庚主要的工作是去參與金波拍賣行的競拍,將趙然所需的東西買回來,為此,趙然給他開具了一張單子,列在頭一項的,就是漢人奴隸。

  同時,趙然還將組織貨源送到興慶,交給白庚,由白庚在拍賣行競賣。

  另外,趙然希望白庚能夠積極發揮主觀能動性,想辦法采購一些好馬回來,但前提是不要為西夏官方和天龍院察知。

  如果有什么緊急事務,也可以向趙然飛符稟告。但趙然提醒他,貨棧必將處于天龍院的嚴密監控下,故此,他以收集公開信息為主,不要主動去刺探機密,如果真有什么重要情報,最好也不要用飛符傳遞,以防被天龍院截獲。

  交待完后,趙然又花費不少口舌,將金波會所上層人物之間的背景和聯系講述了一番,讓白庚去了之后不至于眼前一抹黑。

  聽完之后,白庚又復述了幾遍,直到全部完整的牢記在心,趙然才算松了一口氣:“都交待完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這可比不得你四處游山玩水,是費腦子的活,也相當枯燥,但我希望……”

  “沒有啊,我覺得相當有趣,深入敵后啊,哈哈,想起來就刺激!”

  “……還是不要看得太過輕巧的好……你還有什么問題么?”

  白庚沉吟片刻,問:“這個成安很關鍵啊,既是我大明商賈,嗯,咱們龍安府的同鄉,我有沒有機會策反他?”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438974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