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八章 五年計劃的推行

第七十八章 五年計劃的推行


  打破道衙一體是比較大的體制性突破,不是川西總督府和天鶴宮自己就能決定的,必須上報布政使司、玄元觀,布政使司和玄元觀還要上報內閣和總觀,當然,最后的意見肯定是以總觀的意見為準。

  整個過程是一個比較長的周期,趙然的預計,大概會經歷一個月到三個月,或許明年過了正月,甚至二、三月以后才會有結果。

  在天鶴宮,談完這件大事后,趙然問杜騰會:“杜方丈有暇否?”

  杜騰會毫不猶豫微笑道:“有!”

  趙然唿哨一聲,南歸道人落在天鶴宮監院舍,趙然向南歸道人介紹:“這就是貧道的上司,天鶴宮杜監院。”

  南歸道人點了點頭:“杜監院。”

  杜騰會不敢怠慢,連忙行禮:“見過南歸靈君。”

  趙然早就和靈雁商量好了,得了靈雁的同意,因向杜騰會道:“請杜監院上坐,這段日子著實忙得狠了,咱們去大君山洞天松快幾天。”

  杜騰會大笑:“好,就住天上人間!”

  如同當日玄元觀知客薛騰謙的感受一樣,杜騰會在天上翱翔一圈,落到大君山洞府前時,滿臉通紅,激動得喃喃自語:“能上青天走一遭,死了也值了,死了也值了!”

  趙然笑著將他引入山門,迎客松和馬上功兩個靈妖連忙迎了上來,帶著他進套房換衣,換罷入池,享受溫泉的氤氳之氣。

  杜騰會微微閉眼,享受了片刻,向身旁的趙然道:“致然,我杜家有個侄女,今年一十五歲,本來是準備許配人家的,但這不是查出來了么……有資質……致然你看?”

  這是當初兩個人約好的,若是三年內松藩的信力值每年增長五成,今年達到一百二十萬圭,趙然就答應給杜氏一個名額,他家有哪個子弟具備條件,就收哪個子弟入宗圣館修行,這意味著一次寶貴的正骨機緣。

  眼看已經是嘉靖二十五年的年末了,雖然九州閣尚未發布當年的天下信力簿,但對于高度關注松藩信力增長的這兩位來說,今年比去年增長五成應該問題不大。就算最終的結果不到五成,但因為嘉靖二十四年超額完成了任務,今年要達到三年總目標的一百二十萬圭并不難。

  所以趙然也很干脆:“人在哪里?”

  杜騰會眼睛都笑瞇縫了:“就在松藩縣。”

  趙然點頭:“回頭就去領過來。”

  他現在也想開了,只要能入修行門檻的,品性不差的話就統統引入門中,至于適合不適合樓觀道法,那就各憑機緣吧。宗圣館如今缺的是人,遠遠不能滿足自己的需要,只要正骨成功,哪怕將來結丹困難,但能到黃冠境就行,哪怕只是羽士境,也大有用處嘛!

  今年的正骨丹給了曲鳳山,轉過年來又可拿到一枚,就用在這個十五歲的杜家女弟子身上好了,等再過一年,嘉靖二十七年,趙昊那孩子年滿十五,能夠忍受正骨了,就可以安排他入門,到時候樓觀五位三代弟子,也算有點門派氣象了。

  當然,該尋找還是要尋找,二代弟子有四位,三代弟子怎么說也要有八位,如此才是興盛氣象。

  念及于此,趙然忽然想起來,是不是該進行一次松藩未成年人口資質根骨大普查呢?明明是自己的地盤,可別讓別的道館撿了便宜去,那可就悔之莫及了。

  尤其是一想到那么多助戰修士都聚集在松藩,他忽然間對此事有了急迫感。

  趙然泡在池子里,正琢磨著如何調派人手、如何開始查驗的問題,忽聽杜騰會道:“如今觀閣修士入十方叢林已是第三年了,天下一千四百縣,有二百個縣入駐了館閣修士,雖說與總觀五年之期的約定還差很多,但進展還是較為明顯的。”

  五年之期本來就與趙然有關,是他和張陽鳴、沈云敬一起參詳出來的,如今看來,當初還是樂觀了一些,其中的確存在許多困難。

  頭一個最大的困難,便是館閣修士對這項治策的接受程度,也就是能夠驅動多少修士進入十方叢林任職,如今看來,還是這方面的動員還是有所欠缺,這肯定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第二個困難,在于各縣道院老方丈的安置進度,也比當初預計要難一些,原有的方丈,年齡到頭了,身體不行了,自行辭退出來的位置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人家好端端的在任上做事,就不能強行拿下,必須另尋去處,這同樣是困擾各省乃至總觀的頭疼問題。

  最樂觀的估計,五年期滿之后,大明能有一半州縣由修士出任方丈就不錯了。據聞總觀已經推遲了第二階段的布局,即府宮方丈的履任,目的就是等待更多的時間,等待更多的位置能夠清理出來。

  但進度雖然不及預期,效果卻著實不錯。頭一年執行這項政策的時候,只有三十余個縣院試點,對信力值的影響不是很大,甚至中原某些省份的信力值還因為別的緣故有所下降;第二年履職的縣院加了一倍,信力值的增長上就能看出一些門道了;嘉靖二十五年全部放開,全年又有一百多個縣院加入,趙然從青衣道人那里獲悉,今年的信力增長會比較明顯。

  杜騰會臉上蓋了條面巾,在緩緩升騰的熱霧中續道:“我詢問過總觀,總觀的意思,下一步府宮一級的方丈履任,或許會推遲兩年,但無論如何,兩年后必定會開始推行,到時致然想必就要到天鶴宮來任職了。既然如此,我倒是有個想頭,不如致然提前來,給我當都講如何?”

  趙然怔了怔,問:“莫都講……?”

  莫都講便是天鶴宮的現任都講,三月時,葉云軒來松藩攪風攪雨,在天鶴宮辦了個交流座談會,莫都講也在場。但因為杜騰會的強勢,天鶴宮都管、都講、都廚這三都的存在感都不強,當時座談會上都沒有只言片語。

  趙然平時和三都打交道的機會很少,說實話是不自覺間有些輕視的,輕視歸輕視,人家畢竟是三都,就這么強勢上位,置莫都講于何地?

  杜騰會笑道:“他準備去馬湖府任監院了,調令年后就下。”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553750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