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旗子(為蓋大先生盟主加更)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旗子(為蓋大先生盟主加更)


  從九州閣下來,東方天師有些擔心:“致然,據我所知,應天府信力去年還不到九百萬吧?”

  “不錯,準確的說,是八百三十萬。”

  “這個數字確實太低了,陳善道、司馬云清他們搞得很難看。不過就算增長容易,可你要一下子翻到兩千五百萬,會不會太難了一些?”

  趙然苦笑道:“應天府人口三百萬,差不多是川省的三分之一,如果比照川省的話,總量應該在三千萬以上才算正常。這個數字我覺得是可以的,但需要時間,讓我今年剛做上方丈就沖到兩千五百萬,的確難。不過我想了一些招法,看看能不能先上去再說,只是這些招法并非長久之計,都是一錘子買賣,用完就沒了。真正想要可持續增長,還得看明年。”

  東方天師點頭道:“能應付過今年,就已經是不世之才了,我就靜候致然佳音了。”

  東方天師陪著趙然來到三清閣,東方禮出來迎候:“老師也來了?”

  東方天師道:“剛才我陪致然去了一趟九州閣,拿到周真人的條子了,武天師在么?”

  “武天師不在。”

  東方天師道:“這樣吧,你跟致然去東極閣,讓他們放人。我回寶經閣了,有什么事情再來找我。”

  東方禮帶著趙然趕赴東極閣,路上問道:“致然是怎么說動周真人的?武天師前幾天去了一趟九州閣,跟他說這是答應過顧可學師徒讓他們反水的條件,但沒有用,被周真人撅回來了。她還說會始終盯著顧可學師徒,誰敢放人,她就跟誰急。我老師聽說后,就沒有再去,怎么今日去了反而就成了?”

  趙然道:“還能怎樣?東方師伯出面鎮住場子,我上前苦苦哀求,無非就是這樣了。還有就是答應周真人,應天府的信力今年達到兩千五百萬。”

  東方禮吃了一驚,道:“這你也敢答應?”

  趙然苦笑道:“先答應了再說吧,盡人事、聽天命。”

  到了東極閣門口,東方禮想了想,讓趙然留步,道:“我去找邱長老,致然就別去了。”

  趙然也知道,因為顧可學的事情,東極閣邱長老對自己有點意見,或者說,邱長老對自己的意見,其實是來源于自己對顧可學一事的態度。

  但他自覺也沒必要腆著臉去緩和兩人之間的關系。到了他現在這個位置,不能再向從前一樣八面玲瓏、左右逢緣了,該挺直腰板就得挺起來,挺不起來的桿子永遠掛不了旗子。

  掛不上旗子的桿子,永遠都是桿子,沒人會拿正眼看你。

  于是便在外面等候,由著東方禮進去辦事。你們不是說因為周真人反對,所以不能把顧可學放出來監管勞教么?現在周真人同意的條子擺出來了,不相信你們還敢出什么幺蛾子。

  周真人要殺顧可學的時候你們攔著,說是要從寬,周真人現在決定從寬處置了,你們還攔著?那就是明擺著欺負周真人了。到時候不用我找你們,自有周真人找你們。

  果然,沒過多久,東方禮就拿到了東極閣的文書:鑒于顧可學師徒在秀庵一案中的重大立功表現,現予以減刑處置,由監押終身轉判監管勞教,期限為二十年,暫發應天府玄壇宮聽令。

  趙然接過來,又向東方禮道:“禮師兄,我現在還是君山衛使么?”

  東方禮愣了愣,旋即笑了:“致然隨我回趟三清閣。”

  三清閣外等候片刻,東方禮出來,遞給趙然一份文書,趙然看著這份迥異的文書,感受到了其上流轉的一絲靈氣,問了句:“這是什么?簽名效忠?有用嗎?”

  東方禮點頭:“三清閣的特殊人才,一小半都是這么來的。這是心誓文書,專門發給閣中吸納的特殊人員,說是文書,其實是法符,六階法符!煉制心誓文書,用的是信力,一份文書八萬圭左右。”

  這等于是給一名黃冠修士授箓的信力值了,令趙然很是驚異,不由仔細端詳起來。文書的用紙、用墨都是上等靈材,紙底各種符文結構極其繁復玄妙,展開之后,撲面而來一股濃濃的生死之意。

  于是聽了東方禮的用法解述,鄭重收好,心意稍平——動用這種高階法符,至少表明,東方禮似乎正在做著某種補償。

  和東方禮來到孤云夾道,看守夾道的當值修士驗過文書,幫著趙然開具了手續,道:“兩位稍待。”然后進入夾道,打開鐵柵欄:“顧可學,出來!”

  顧可學疑惑著跟在當值修士身后,走出夾道,來到石亭,一眼看見了趙然!

  望著眼前的顧可學,趙然問:“這段日子過得如何?還適應么?”

  顧可學苦笑:“不適應又能如何?此生已然無望,只能這么熬了。”

  趙然將三清閣的文書遞過去:“仔細看看。”

  顧可學接過來一看,頓時傻眼了,不由自主哆嗦起來:“這……這是……”

  趙然道:“收你師徒進貧道的君山衛,這是貧道爭取來的一個機會,你們愿意么?”

  顧可學激動得身子也開始顫抖起來:“趙方丈,這是真的?”

  趙然點頭:“自然是真,這是心誓文書。”指給他道:“如果加入君山衛,你從此改名古克薛,今后世上再無顧可學。這處空白,你簽字畫押,報入三清閣備案后,你們就是三清閣的人了。但貧道要先說明,入了三清閣君山衛,你們頭上頂著的是道門總觀的帽子,必須一心一意為道門做事,絕不可濫用私權、不可陽奉陰違、不可殘害生民、不得欺壓良善。”

  顧可學花白的胡子微微顫抖,接過趙然遞來的文書、筆墨,遲疑問:“衛使,我用古克薛之名還是顧可學?”既然叫了衛使,又問了這個問題,表明他是真心折服了。

  趙然微笑:“名字而已,不看這個,心誓文書直指本心,真名假名皆無所謂,只看心誠與否。心意不誠,妄圖蒙混過關是不可能的,騙得了自己,能騙老天?簽押是否有效,當場昭示。”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614328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