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警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警惕


  趙然把黎大隱勸住,先吩咐把通達賭坊的人犯全部塞進方堂囚牢中,然后把冷騰興、梁友誥和幾個看管囚牢的道士、捕快重新找到一起,詳細詢問事情的起因經過。

  問完之后,事情大概清楚了,正是一幫不明來歷、不知數量、不見相貌、分不出修為的修士,趁玄壇宮空虛之際,大舉闖入,將囚牢放空。

  放跑的那一干人其實大部分又自己回來投案了,都是京城人士,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再說犯的不過是小錯,關上十天半個月就能回家,壓根兒不值得逃跑。

  很顯然,這幫修士的目的并非劫牢,那么究竟是誰呢?上三宮?還是景王府?亦或是海外散修?

  黎大隱憤怒的表示,玄壇宮居然被宵小之輩偷襲了?這是堂堂京城!是應天府十方叢林的最高機構!是邵大天師修行之地三茅館的地盤!是元福宮罩著的地方!作為統攝上三宮的元福宮宮院使,他對此感到難以理解、難以釋懷!

  訓斥過梁友誥之后,黎大隱向趙然鄭重承諾,一定會給他一個交代。

  趙然考慮了片刻,還是忍住了,沒有告訴黎大隱自己的傾向性意見,其實他已經認定,玄壇宮遇襲一事,至少八成的可能性是上三宮的人干出來的,原因很簡單,他們把襲擾的重點放在方堂囚牢,極有可能是想找到辜可學師徒。

  之所以沒有告訴黎大隱,是因為他的立場暫時不允許這么做。兩閣正在加緊審問辜可學師徒,目的就是為了搗毀秀庵,更深一層,是想查證皇帝修行的真憑實據,而皇帝之所以能夠修行,不論兩閣還是趙然本人,都認為必然與邵大天師、陳天師有關,作為陳天師的嫡傳大弟子,他應該以怎樣的立場和黎大隱談論這件事呢?

  趙然甚至猜測,或許黎大隱其實已經知道了辜可學被他救走一事,只不過沒有挑明而已。又或許今日玄壇宮遇襲,其中也有黎大隱的原因?會不會是他把今日玄壇宮空虛的情況告訴了上三宮呢?

  看著黎大隱在方堂囚牢中四處檢查,認真詢問看管囚牢之人的神態,聽著他審訊被放跑后又自己回來投案的那些人犯各種問題,趙然一瞬間又對自己的判斷不確信起來——瞧他這表現,結合他平時的為人處事,似乎不像。。

  黎大隱審問了片刻后,似乎覺察到了什么,黑著臉向趙然告辭,匆匆離開了玄壇宮。趙然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玄壇坊的轉角處,向裴中濘道:“中濘師妹這段時間不要去別的地方,除了紫金山香爐軒,要么回抱月山莊,要么來我玄壇宮。無論是誰想要叫你去任何地方,都盡量不要答應,如果實在推脫不了,也必須先告知我,等我消息之后再定下一步行止。”

  裴中濘默認片刻,問:“趙師兄,有人要跟咱們作對了嗎?是誰?”

  趙然猶豫片刻,還是回答了他:“或許會是上三宮。”

  裴中濘問:“上三宮?他們不是受黎院使管轄嗎?”

  趙然搖了搖頭:“元福宮和上三宮的關系非常微妙,并不是我們一廂情愿以為的那樣,上三宮事事都聽元福宮的擺布。朱先見這個人,不是個肯讓別人壓在頭上的人。”

  裴中濘道:“那我聽師兄的,就在香爐軒、抱月軒和玄壇宮三個地方待著,別的哪兒也不去!”

  始終一言不發的駱致清忽然開口了:“我今天就搬過來和師弟住。”

  趙然道:“師兄還是回抱月山莊,那里需要師兄主持聯絡,通臂、馬王爺他們也需要師兄領頭,否則遇到急事,很難知會他們。至于我這里,應該還算安穩,我就真不信上三宮的人敢明目張膽對我下手,陳天師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再者,師弟我最擅長就是跑,數遍京城,沒有一個人能拿我怎么樣。”

  駱致清想了想,點頭道:“也對。”

  趙然補充道:“所以我最擔心的是抱月山莊那邊,就怕猴子他們被上三宮盯上,故意搞出點事情來惡心我。”說著,嘴巴向裴濘那邊努了努。

  駱致清點頭道:“我明白了。”

  趙然將駱致清和裴中濘送出了城外,又叮囑道:“師兄威望很高,把這幫靈妖帶好,捏著一個拳頭,這是我們在京城保命的手段。”

  抱月山莊處在城外,又是許真人的別鄴,把所有力量聚集在那里,是當下最好的選擇。而對于自家的安危,趙然覺得完全不是問題,自從本命符箓寄托完成后,他的逃命本事在整個大明應該是是頂尖的,處于最上層的水平,如果真有高手要來殺他,他不介意實戰演練一回。

  駱致清道:“師弟小心。”

  裴中濘也道:“趙師兄,趁著天還沒黑,早點回去吧。”

  于是三人就在清涼門外告別。

  朱隆禧全神貫注的盯著清涼山下那條偏僻的小道,等待著目標的出現。這條小道是穿城而過的所有修士都習慣選擇的道路,沒有別的原因,就是人少,方便使用法術快速行進。剛才趙致然和駱致清、裴中濘就是從這條小道向西而去的,按照道理來說,也應當原路返回。

  而根據遠遠吊在趙致然身后的盧氏兄弟反饋回來的消息,趙致然正是從這條路往回走的,眼看就要到了。于是朱隆禧將盧氏兄弟招了回來,放在東北側,將口袋缺失的一角扎緊。

  兩名大法師、四名金丹法師、六名黃冠,還不包括朱隆禧自己,如此陣容襲殺趙致然,朱隆禧感到信心十足!一切準備妥當,趙致然也已經走到了口袋邊,只差最后一點了。

  從清涼門重新返回城中,行至清涼山下時,趙然猶豫片刻,習慣性的點點豆豆一次,然后選擇了去水波門外的疍民漁村,看看辜可學招供的情況。

  于是折道向北,再次出城。

  一盞茶喝完了……

  一柱香燒盡了……

  兩刻時過去了……

  朱隆禧按捺不住了,示意盧氏兄弟回去再看看,趙致然為何還不到。

  很快,盧氏兄弟回來稟告,趙致然的行蹤消失了......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640679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