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五十章 顯靈宮的叛徒

第一百五十章 顯靈宮的叛徒


  趙然從黑暗中走出來,抱拳道:“這位道友請了,半夜藏于此間,是否有不可告人之事,還請道友為我解惑……”

  他跟這里客氣,對方卻不跟他客氣,話還沒說完,人家兩把紫云刀就出手了,向著趙然激射而來。

  趙然負手于身后,不躲不避,嘆了口氣:“為何就不能好好說話呢?”

  紫云刀在他身旁一尺外飛過,兜了個圈子,又回到顯靈宮金丹修士手中,那修士見雙刀穿過趙然“虛影”而回,于是扭頭去看別處,接著又在法陣中快速奔行起來,搜尋趙然真身。

  趙然見他在陣中穿梭來去,繞著圈子四處尋找自己,不由好笑:“別找了,貧道就在這里……哎,你這人很沒禮貌啊,跟你說話呢,怎么不吭聲啊?”

  對方依然不答,跟個傻子似的還在不停搜尋,當他再次從自己身邊跑過時,趙然道:“別跑了,累不累……”

  冷不防對手突然變臉,紫云雙刀向著趙然右下方砍到!

  趙然駭了一跳,對手這下子又準又狠,看似偏差,實則計算好了偏差的尺寸和角度,正沖著趙然心窩扎了上來。百忙之中十多張火符扔出去干擾對手,同時身子向后急退,堪堪閃過了對方的紫云雙刀,胸口衣襟處已被劃開了兩道。

  趙然額頭一陣冷汗,心道自己真是托大了,這個家伙很狡詐啊,若是自己還是金丹修為,剛才那兩刀就得見血了。看來反派死于話多這句話并非虛言,自己可不差點就成反派了么?

  他向后退開三丈,對手的紫云雙刀如影隨形,緊跟著繼續砍了過來,依舊是計算好了偏差的角度和方位,刀鋒出手看似歪斜,刺到時就變得精準無比。

  好在八卦月鳴幻境陣經過龍陽祖師改造之后,八門變幻十分輕便,操控極其靈活,趙然法訣一掐,八門立刻轉化,對手的紫云雙刀頓時撲空。

  對手毫不氣餒,雙刀繼續交錯,試探兩輪之后居然再次找到正確的方位和角度,計算之快,當真令人嘆為觀止。

  趙然不打算耗下去了,一記降智光環過去,緊接著就是九宮梅花符陣。對手被光環沖擊,腦中一陣劇痛,整個人陷入一片空白之際,身邊忽然傳來巨大的撕扯力,這股撕扯力圍在他身邊越轉越快,形成強大的法力風暴,感覺整個空間都要被撕裂了一般。

  趙然想要問話,所以沒有繼續以降智光環打擊對手,而是以九宮梅花符陣直接硬拼。九宮梅花符陣何等厲害,豈是對方一個金丹法師能夠抵擋,對手還想抵擋,奈何幾張符箓剛剛飛出,就被符陣風暴撕碎,身上的玄水流光罩也被扯得七零八落,嗚咽一聲,法器掉落于地,眼見是報銷了。

  法力風暴繼續發威,將對手的衣裳撕成一條一條,對手無力抵擋,緊接著整個身體被風暴卷上空中,飛速旋轉起來。

  趙然眼看差不多了,再斗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于是凌空收攝,將符陣撤去,對手自空中摔落,面色蒼白,狂吐不止,掙扎了一番,卻始終爬不起來。

  趙然儲物扳指中飛出一道繩索,同樣是個紅繩倒掛旋轉綁,施施然走過去,拍了拍對手的臉:“不錯嘛,叫什么?你有資格報名。”

  對手沒搭理他,把臉扭向一邊,趙然無奈,只好施展忽悠神通。沒有降智光環的配合,忽悠神通見效比較慢,對于有抵觸情緒的目標對象,很難發揮太大作用。

  趙然費了好半天口舌,也不見效,只能又開始試著以降智光環小心翼翼的配合,但在發出光環之時,需要盡量降低施法力度,減輕對大腦的傷害,著實是累人。折騰了不少時候,降智光環和忽悠神通的配合才終于見效,這金丹修士在迷迷糊糊中懷著君山夢開始吐口了,這才算是慢慢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原來是顯靈宮調派了不少人手,專門來此設伏,正在截殺幾個叛徒。

  叛徒?顯靈宮的叛徒,或許可以救一救?

  叛徒是誰,這金丹修士也說不明白,但趙然搞清楚了顯靈宮這次出動的人手,領頭的是大供奉盛端明,圍殺的主力是七星修士,用的是九符坎離陣,外圍望風帶警戒的有八人,兩個金丹、六個法師,其中就包括此人。

  問話至此,這家伙已經嘴角流涎,神智不清,無法再問下去了。趙然有些遺憾,可惜自己不會東方敬的捜魂手,既能讓人痛苦無比,又能讓人保持清醒,或者要是有武甲和丁巳的刑訊技巧也不錯,就是惡心了一些,使用的時候怕是會有心理障礙。

  既然打算橫插一杠,趙然肯定是要找幫手的,一來顯靈宮這次出動的力量可不弱,一個煉師、兩個大法師、五個金丹——外圍就姑且不算了,趙然覺得自己如果這么硬沖上去的話怕是有點懸,二來他雖然不懼上三宮,卻也不想當面翻臉成仇,他畢竟還是玄壇宮的方丈。

  于是飛符東方禮,告知情由。

  東方禮正和衛朝宗兄妹解送春風、觀云去廬山,此時剛走出上元縣轄境,離此大約五十余里,收到趙然飛符后大感興趣,和衛家兄妹簡單商議后便決定立即返回,爭取從上三宮手中搶人。

  五十里地,全力返程的話也不過就是小半個時辰,東方禮讓趙然在原地監視,必要的時候想辦法拖上一拖,趙然自是答應了。

  趁東方禮他們往回趕的工夫,趙然繼續掃除外圍,依舊是八卦月鳴幻境陣掩護,于陣中施法。他這次用不著逼人口供,上來就是降智光環、忽悠神通配合九宮梅花符陣,解決問題相當迅速,一柱香時分,便于悄無聲息間將上三宮外圍望風警戒的這些修士全部放翻,紅繩倒掛旋轉綁也練得更加熟稔。

  外圍清理完畢,趙然便向著幻陣處靠攏過去,九符坎離陣是一種通用法陣,說是“通用”,意思就是大路貨。這種法陣既然經常被用起,自然說不上低劣,但也談不上高明,因為太普通了,對于用心鉆研過陣法的人來說,破解不難。尤其在趙然這等行家里手眼中,作用幾乎等于沒有。

  自從神識寄托之后,他的天眼天賦愈加犀利,打開之后,順著天地氣機流動聚散的方位和脈絡,結合他過去翻閱陣法書籍時對這種陣法的了解,前進幾步、倒退幾步,向左幾步、向右幾步,順順當當就進了陣中,絲毫沒有驚動布陣的盛端明。

  反倒是借著這座幻陣,趙然更便于隱匿身形,不被人輕易察覺。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646492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