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東海散修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東海散修


  聽風道人不知道老頭的名諱,只知道他自稱靈臺山道人,這位靈臺山道人出售調教得比揚州瘦馬還好的女子,這在東海少數富庶的島主圈之中是有所傳言的,他也正是憑借著這種傳言,于七年前跟隨熟人和靈臺山道人掛上了鉤,先后從他手上買了三位秀女。

  但今年來的時候,靈臺山道人卻讓他多等等,說是“貨源不靖”,出了點小小的意外。聽風道人便按下心思耐心等待,反正每次他從海外而來,都要在江南停駐一段日子,少則三五月,多則一年半載,也不在乎。

  聽風的修為差不多是大法師境,之所以說“差不多”,是因為他的確已經丹生神識、本命寄托法器了,但至今未曾受箓,于玄門正宗而言,這就是沒有完成境界的躍遷——因為沒有受過大法師箓職,這一級別的符箓和許多需要溝通神力的道術就施展不出來,屬于殘缺大法師。

  當然,殘缺不殘缺的,聽風道人毫不在意,東海、南海之上島嶼無數、島主無數,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夠得了機緣受箓,大家都一樣,所以也就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自行在江南繁華之地體驗紅塵俗世的聽風道人,一邊耐著性子等待“貨源”,一邊順帶將所攜帶的蚌珠、珊瑚、海獸皮骨及海底靈草、靈礦之類的東海特產脫手,采買著東海欠缺的各種日用雜貨、修行材料,不知不覺就等到了現在,卻依舊沒有等來靈臺山道人的知會,終于被兩閣一舉成擒。

  聽風道人的骨頭要比春風和觀云硬上幾分,但也就是幾分而已,這種硬氣來自于東海散修界混亂殺戮的習氣,更來自于他有被捕的前科。

  按照武甲和丁巳的話來說,這種硬氣其實并非硬氣,準確的講,更應該叫油氣。有過前科的修士,對于道門的審訊都會顯得更從容、更狡詐,會帶有比較明顯的欺軟怕硬的特點。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他還奮力掙扎,掙扎不得就跟抓捕他的東方禮和衛朝宗、衛三娘講大明律,講道門誡令,別說,他還講得頭頭是道。

  當無動于衷的東方禮等人準備將他從客棧帶走的時候,這廝又開始當街撒潑:“道門修士打人啦......”

  于是被衛三娘祭出花籃當頭罩住,昏迷不醒中帶到了東極閣的秘密據點。

  等他醒來的時候,一見武甲和丁巳,立刻就慫了,渾沒有半分被捕時的潑橫樣,當真如她們兩個口中的“乖孩子”一般,問什么答什么。

  尤其在地下拘押房中見到了奄奄一息的春風和觀云之后,聽風道人這下終于意識到,自己或許是莫名其妙卷入一場大案,這和幾年前因傷人而被東極閣拘捕完全不同了。雖然依舊帶著油滑,但聽風道人還是老老實實回答了問題。

  “你們是怎么接頭的?”

  “這個……正常買賣吧,不是什么接頭……武刑頭您可不能冤枉小修啊……”

  “正常買賣?呵呵,笑死姑奶奶了,強買良民出海,這是拐帶,你覺得應該怎么治你的罪?小聽風,拐帶事小,意圖掩護主犯,這可是罪加一等!老實說,你運氣不怎么好,這是總觀近年的第一大案,看看你好朋友春風和觀云的模樣,想必你應該有所醒悟才是。姑奶奶給你一盞茶的時間,好好想想,是繼續裝傻掩護你的共犯,讓姑奶奶疼你,還是立功……”

  “報告掌刑,小修我要立功!”

  “真是乖孩子。說吧,剛才的問題。”

  “靈臺山道人……那個家伙在北山坊有間破屋子,屋子外面掛鬼方……”

  剛說到這兒,武甲取出張白紙在他眼前一晃:“是這個嗎?”

  聽風道人小雞啄米般的點頭:“是這個,就是這個!原來武刑頭都知道了哈……”

  “我們知道的比你想得要多得多,老實交代吧,說一句瞎話,你就免不了吃一番苦頭。這圖為什么叫鬼方?”

  “武刑頭,小修交代了,能不能放過小修?小修是真不知道這個家伙干的傷天害理之事啊,小修買人的時候都是有賣身契的……”

  “小聽風,你真打算跟姑奶奶談條件?”

  “不談,不談了……那……武刑頭,小修口渴了,真渴了,渴得說不出話來,咳咳咳……”

  在和聽風道人的斗智斗勇中,雙方最終達成了口頭約定,只要聽風道人在案件的破獲中提供重大情報,幫助東極閣拿到人,東極閣就從輕處理他,甚至可以酌情釋放。

  約定達成后,聽風道人立刻就提供了不少有效的信息,頭一個就是這幅圖案。圖案連上木牌就叫鬼方,鬼方的圖案看上去很奇怪,但據聽風道人招認,實際上是個變型如圓的“隗”字,隗是鬼的異形字,他推測鬼方之名便來自于此。

  鬼方掛于北山坊破屋外,圖案有兩種變化,如果上方圓口敞開,即為可約,客人將鬼方擊碎,靈臺山道人即能得到消息;否則,上方的圓口則是封閉的,牌子也是普通木牌,不可溝通。

  東極閣立刻將依照狐小九描述所繪的靈臺山道人畫像取出,交由聽風道人辨認,當即確定,這個販賣秀女的靈臺山道人,與當年誘使狐小九往川西幫忙的靈臺山道人正是同一個人。

  說到這里,東方禮、衛朝宗都很興奮,經過多年的追索,這個秀庵一案中的關鍵人物終于浮出了水面。其人姓顧,自號靈臺山道人,修為在煉師境至少十年,也不能排除大煉師的可能,但可以確定的是,沒有受過煉師以上箓職。煉師、大煉師授箓需要花費的信力達到數百萬圭值,如此單筆的大額支出,九州閣都會記錄,哪家館閣為誰授煉師以上箓職,都需要報備九州閣,一個蘿卜一個坑,清清楚楚,這個靈臺山道人不在其中。

  此人身邊應當有幫手,聽風道人就見過兩個,都在金丹法師境。

  此人常年與海外少數散修保持著生意上的關系,每一個出手的秀女,其價從二千兩到三千兩不等。

  聽到這里,趙然好奇心大起:“竟然能賣那么高的價么?”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672812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