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三十六章 模范科儀

第三十六章 模范科儀


  新任簡寂觀方丈張元吉于正月在廬山舉辦了一次正旦大齋醮,江西十方叢林執事級以上道士群集廬山,看到了極為震撼的一幕:

  山神匡裕先生大袖飄飄,身高九丈有余,立于五老峰之顛,俯視眾生。張元吉隨后率上千道士伏拜于地,祈愿道門平安萬福。

  這一手效果極強,趙然聽說后也不得不感嘆,龍虎山的煉虛當真非同小可,體現了張元吉施法控制范圍的廣闊、具現神影的凝實,一般的煉虛恐怕都做不出來。

  自己若是入了煉虛,能不能也在山腳施法、山頂顯跡呢?趙然搖了搖頭,很難啊……

  廬山上匡裕先生顯跡和松州城外天降大雪,這兩場齋醮被各家期刊并列為嘉靖二十八年正旦道門齋醮中的“模范科儀”,對此,趙然只能擦擦冷汗,鼓足勇氣,咬牙前行。

  俗話說,方丈上任三把火,張元吉第一把火燒出了聲望、燒出了士氣、燒出了煉虛修士的赫赫威名,令十方叢林群道歸心。

  緊接著正月底,張元吉的第二把火就燒了下來,簡寂觀下詔,督促各省繼續加緊對縣院方丈的置換,明確禁止利用時間差突擊提拔方丈、上級道宮道觀以掛職為名擠占空缺方丈職位、老病方丈拒不辭道等三種現象。

  對出現上述三種現象的縣院,一經查實絕不手軟,嚴厲追究相關當事人的責任。詔令要求,爭取在嘉靖三十年之前,治策出臺后的第八年,徹底實現道門縣一級方丈由修士履任的全覆蓋。

  趙然對此是持贊成和擁護態度的,含藩部司在內,大明共有一千四百多縣院,直到詔令出臺五年后的今天,修士履任道院方丈的,也才剛剛超過三百,連四分之一都不到。

  沒有一個省實現了全覆蓋,就連執行這項治策最為積極的四川,至今也只有松藩、龍安府、保寧府、潼川府、黎州、烏蒙府這六個州府實現了下轄道院方丈全修士的五年目標。

  所以別看趙然對張元吉不喜,對他有很深的芥蒂,但對他如此大刀闊斧的推進修士履任方丈,還是深表歡迎的。只是歡迎之余,也有些迷惑,不解于他的內在動機。

  但不解歸不解,做事的人只問結果,不問內心,如果張元吉真能實現他下達的這項詔令中的目標,趙然不憚給予他最大的支持。

  當嘉靖三十年,全大明所有縣份全部由修士出任方丈后,暫且不論其中的良莠不齊,趙然相信,信力值總量達到十五億甚至超過十五億,都是可以期待的。

  如此一來,十八年乃至十五年飛升一位合道,現在排位靠后的那些大修士們,豈不是都有了成功的希望?

  轉念一想,或許這也是大天師張云意在背后督促的結果?

  二月份的時候,好消息接二連三,首先傳來了武當赤松子成功出關,晉升為道門第七十二為煉虛修士的消息,為此,青衣特地趕回武當,參加赤松子道長授箓真人的儀典,魏致真和趙然則代表宗圣館前往觀禮,一番熱鬧自是不用多言。

  趙然當場客串了一回現場記者,將赤松子授箓儀典的報道發回大君山,讓《君山筆記》刊發賀詞和文章。

  緊接著問情宗的林致嬌大法師成功出關,神識生嬰,破境煉師。這是宗圣館的第三位煉師以上高修,彌補了大君山煉師境這一階層的空白。

  趙然等人又趕回大君山洞天,現場觀禮了林致嬌的煉師箓職授箓儀式。宗圣館為此耗費了三百六十萬信力額度,將留存的信力額度用去了一大半。好在大師兄三年內應該沒有破境煉師的跡象,否則宗圣館還真是要捉襟見肘了。

  同時,經過前期的細致準備,駱致清開始正式閉關,沖擊大法師,這一消息令宗圣館喜上加喜。

  入了煉師境的林致嬌容光煥發,雖已年過六十,但看上去似乎比大法師境時還要更年輕一些,這也是問情宗功法所致。

  由此,宗圣館正式設立了長老堂,在君山湖邊擇地新建,由江騰鶴、趙麗娘、林致嬌組成。但宗圣館的長老堂卻和別處不同,真正打理事務的,卻是魏致真和趙然,尤其是趙然。

  兩位師兄弟的真實身份,更像是沒掛名的長老,大師兄是庶務長老,而趙然則是“常務副長老兼對外聯絡部部長”,另外還有一個山門總管蟾宮仙子,只不過這只兔子也打算正式閉關了,現在正利用最后的一兩個月考慮她的繼任者——括弧,推薦人選,括弧完。

  問情宗的傳功法師宋雨喬向趙然感嘆,大君山洞天真是好地方,自從宗門遷來此處后,問情宗的坤道們修為上連連突破,剛五年工夫,林致嬌就破境煉師,她本人和大師姐鄭雨彤先后結丹,曹雨珠和莊雨琪也有所感悟,準備向天鶴宮請假,回山沖擊黃冠境。

  感嘆之余,宋雨喬也很是興奮的猜測,或許這就是傳言中的氣運?問情宗的氣運已經到了?說這話的時候,看了看微笑不語的趙然,又補充了一句:“嗯,樓觀的氣運也到了。”

  林致嬌的煉師授箓儀式剛結束,趙然又收到了裴中澤發來的飛符:“致然忙什么呢?這幾日有空否?”

  趙然忙問:“裴師兄出關了?如何?”

  裴中澤回復:“丹生神識,已寄托本命,三日后在慶云山受大法師箓職,致然有空否?你我共醉一場。”

  趙然今年不是很忙,都管一職相對來說清閑得多,道門行走又騰給了曲鳳和,抗旱救災指揮部更已解散,因此當即應允。

  趙然再登慶云山的山門,慶云館對他的接待更為盡心盡力,在慶云山的許多熟人都趕來相陪,裴中濘更是整日介圍在他身邊不停打轉。

  裴中澤以四十五歲的年紀晉升大法師,和他當年在巴顏喀拉山時遇到趙然的窘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授箓儀式結束后,裴中澤在房中擺酒,裴氏幾位親厚的兄弟姊妹一起相聚,氣氛很是熱鬧。

  裴中澤道:“請你來時就聲明過的,別送賀禮,你卻還送了如此厚重的禮物,實在是讓愚兄過意不去啊。”

  趙然一笑:“都是些合用的日常物件,互通有無而已。”

  酒宴半酣之間,裴中澤感嘆:“十多年前,還記得身陷佛門寺廟,僥幸得遇致然,由此之后,一路順暢,由羽士而黃冠、黃冠而法師、法師而大法師,我仔細回想,致然堪稱我修行路上的貴人,若無致然,哪里有我的今日。”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723713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