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八章 簽名

第九十八章 簽名


  梧桐道人點名讓張錚先說,尹馴龍笑道:“不錯,張老弟在靈濟宮躲了兩年,對姓趙的想必很是了解。”

  張錚略微有些尷尬,但尹馴龍在靈鰲島四大將中排名第一,修為比他高,船也比他多,他只能裝聽不見。

  咳嗽了一聲,剛站起來,下面又有人起哄:“張頭在靈濟宮躲著絕情劍,哪里敢出宮門半步!”頓時引起一陣笑聲。

  這下子張錚怒了:“老子是去臥底,什么躲絕情劍?誰說的?給老子站出來!”

  梧桐道人打圓場:“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聽他講。”

  張錚道:“趙方丈和靈濟宮一直不大合得來,所以我了解也不對,但陳眠竹說的這些,的確是他的風格。此人做什么都喜歡按步驟來,干的最多的就是定規矩。當年搞文明城市創建,就定了一堆規矩,走大街上內急了,撒尿拉屎都不讓,非得去他修的茅房,還有,行人車馬必須靠右邊走,諸如此類……”

  下面有人奇道:“那不是把人憋死?”

  還有人道:“什么破規矩,老子是左撇子,這還不讓走路了?”

  又引起一陣笑聲。

  張錚續道:“他當了雞鳴觀的方丈以后,又定了一大堆規矩,什么修行證、海貿許可證,不過是其中之一。這套規矩也被我們上三宮學了去,干什么都要立個文書,出門要寫假條,領薪俸要挨個親筆簽字,做事之前要搞方案、寫申請,做完事回來要寫報告,到了年底還要交年度總結,煩都要把人煩死!老子受不了這些鬼花樣,干脆這臥底也懶得做了,撈一票直接回來和兄弟們相聚。”

  梧桐道人點了點頭:“這么說,并不是故意難為人?”

  下頭當即有人道:“島主,管他是不是故意難為人,咱們只管殺過去,搶一票大的!搶到他們怕了,自然就把東海封給島主了!”

  還有人嚷嚷:“就算不是故意的,也是看不起咱們弟兄,和他們談事還要寫勞什子文書申請?咱們殺進應天,到時候誰想見島主,就讓誰寫!”

  紛紛擾擾中,梧桐道人擺手讓大伙兒安靜,擺了半天手,下面卻叫嚷得更歡了。

  梧桐道人當即扔出去幾個錢袋子,銀錠在空中撒花一般落下,惹得掌柜們上前爭搶。搶完之后,眾人這才安靜下來,瞪大眼睛瞪著梧桐道人繼續發銀袋。

  梧桐道人斥道:“是我說還是你們說?島主是我還是你們?”

  有人回道:“我們就是覺得……”

  又是幾個銀袋子撒了出去,大家爭搶之際,梧桐道人大聲道:“你們覺得?我不要你們覺得,我就要我覺得!把你們先叫過來商議,就是讓你們對好話頭的,我覺得這事可行,就這么辦,簽字,給陳眠竹送應天去!誰反對?”

  有人剛舉手,梧桐道人身影一閃,兩記耳光拍在他臉上,打得那掌柜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看你是銀子沒吃飽,那就吃吃老子的巴掌!還有誰反對?”

  這下沒人再吭氣了,梧桐道人一揮手:“沒人反對,那就這么定了,下去之后把你們熟識的外島掌柜先叫來簽字,簽一個字給你們十兩銀子,滾!”

  大帳中頓時一陣雞飛狗跳,掌柜們蜂擁而出,轉眼走了個干凈。

  尹馴龍問:“島主,真按雞鳴觀的狗屁規矩來?咱們弟兄可聚在這里一個月了。”

  手下四大將都等著梧桐道人解釋,梧桐道人冷笑:“聯盟是成立了,可你們看看,有多少外島島主和掌柜是真心服老子的?這回算是個機會,所有島主和掌柜聯名簽字,老子再跟主要負責人這里簽上名,可不就是大伙兒公認的盟主了?不是口頭上的盟主,是島主和掌柜們簽字確認的盟主!連道門都備案了的盟主!”

  四大將都反應過來,齊贊:“島主高明!實在是高明!”

  陳眠竹在雞鳴觀中等了整整半個多月,每天提心吊膽,唯有杜康。

  一開始白沙幫主古沖還陪著他喝,但喝了多次以后,等不來靈鰲島的確切消息,古沖也熬不住了,向陳眠竹和玉京子告了罪,回白沙島去了。

  陳眠竹還問:“你就這么回去了?”

  古沖反問:“不回去還去哪?幫里好多事情,弟兄們還等我回去做主呢。”

  “我是說,雞鳴觀就這么放你回去了?好吧,算我沒問,他們確實不在乎咱們是走是留,也許趙方丈連咱們拜碼頭的事情都還不知道呢……這幫子官僚!”

  說這話的時候,陳眠竹氣的一掌拍在桌子上,頓時將桌子拍了個粉碎。

  一旁的玉京子蜷在床角,正津津有味的翻看刊登在《君山筆記》上最新一章的評話三國,被唬了一跳,吐了吐信子:“這是第五張桌子了,又是二兩銀子……”

  生氣歸生氣,放狠話歸放狠話,陳眠竹卻沒有絲毫辦法,不管自己往哪里發力,都好似打在了一團棉花上,引不起絲毫動靜。

  甚至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應該怪誰、恨誰,不知道造成目下自己這一困境的罪魁禍首到底在哪里。

  該死的程序!

  好在還有他鄉遇“故知”這么個喜事,讓他心里有所安慰。“故知”就是稽查隊的芊尋道童,并非嚴格意義上的故知,而是都來自海外,有一定共同語言,芊尋道童居然還認識陳眠竹師父的兒子的三舅他閨女!

  這一發現令雙方迅速拉近了距離,沒事的時候,經常在一起喝酒。而由芊尋道童,他又認識了柳初九和林阿雨,跟著他們,陳眠竹還去聽過幾堂船長修士訓練班的公開課。

  閑極無聊的時候,他居然還陪著這三位出了趟差事。那天深夜,他們查獲了兩艘在江中岔道上正在進行走私交易的貨船,陳眠竹是第一個沖上去的。

  當他一腳踩在船樓頂部,俯視著下面甲板上呆若木雞的一群走私海客,高叫著“稽查隊辦案,都趴下不許動”的時候,當真覺得威風凜凜,混身霸氣,那滋味,別提有多酸爽了。

  他甚至還幫著芊尋道童他們和丁組打過一次群架!雖然被趙飛槍一桿子拍在肩膀上,青了一大塊,但他一點都不覺得疼,當柳初九拍著他的頭說他仗義的時候,他感動得想哭。

  為了慶祝將七星修士打得狼狽逃竄,他們晚上在酒樓飲酒慶功,他還主動掏了銀子,那一天,他是真的喝醉了。

  這樣的日子又過半個月,到三月底的時候,他終于收到了靈鰲島寄來的回信,信后附著厚厚一摞簽名。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928968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