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四章 擴建

第九十四章 擴建


  巢湖位于應天東南,一小半在常州,大部分隸屬蘇州,經濡須河與長江相連。

  兵部在巢湖也有一座船廠,位于滸墅關,主要打造一百料以下的江船。每年從這里建造上百艘各類巡江船、風快船等等,補充江淮水關乃至三大水營。

  趙然和陸西星趕來之前,對這里的情形已經有所了解,實地勘查之后,認知得更加清楚了。

  這里的的確確只能打造小船,而且基本上以平底船為主,吃水也就在兩尺到三尺之間。想要讓這里承擔起建造五百料,哪怕只是三百料以上的海船,都不太現實。頂多也就二百料,還要對船臺進行改造。

  除了船匠和工人沒有經驗和能力外,這里的船臺也不適合大船搭建,需要大力改造。另外,造出來的三百料以上海船,吃水都在六尺到一丈,這么深的吃水,濡須河有些水道是過不去的,需要全面疏挖。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有些來不及。

  和船廠的兵部官員、總匠商議之后,趙然下了三十艘二百料巡海船、六十艘一百料快哨船。巡海船的圖紙和說明趙然帶過來了,直接交給總匠,快哨船的圖紙船廠自己就有。

  訂單總價十二萬兩,相當于滸墅關船廠過去八年接單的總額。好在這里船臺比較多,匠師和工人也不少,分三批即可建造完成,預計六月底能夠交船。

  趙然將訂單和六萬兩預付款拍下,又拉著陸西星回了龍江船廠,路上,他向陸西星道:“我的錯,輕忽了,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早該下單造船的,遲誤了半年啊。這半年太重要了,若是沒有耽擱這半年,黎大隱現在就已經拿到大量戰船了,不至于如此困難。”

  陸西星道:“致然做得已經夠好了,去年二、三月就開始準備的,誰能想到靈鰲島敢和我道門對抗?致然一定要冷靜,熬過前期,以大明的實力,怎么也不會輸了的。”

  重回龍江船廠,八個船臺已經全部開工,正在同時建造四艘五百料戰船、四艘二百料巡海船。陸西星直接以朝天宮的名義下令,要求兵部管理的新江口分廠立刻擴建船臺。

  兵部車駕司的官員和總匠很快拿出了擴建方案,準備在兩個月內增加四個船臺。這已經是最大能力了,船臺并不復雜,沒什么技術含量,真正的難處是匠師和船工,擴建四個船臺,需要多出至少四十名有經驗的匠師和兩百名船工,新江口分廠沒有那么多人。

  感謝萬惡的勞役制度,在陸西星的壓力下,兵部向南直隸和浙江沿海各府發文,強制征招當地有經驗的船匠和船工前來應天服役,限期一個月內趕到。

  兩人又回到民用船廠這邊,十六座船臺正在忙碌的建造各種民船。陸西星同樣以雷霄閣的名義下令,征用這座船廠的船臺,現在船臺上打造的船只,完工一艘征用一個船臺,所有民船訂單全部押后,轉產戰船。

  趙然計算了一下生產速度,到六月底的時候,稽查艦隊將擁有最新的五百料戰船二十六艘、二百料巡海船四十艘、一百料快哨船六十艘。

  只要黎大隱那邊能后撐到六月底,局勢就將向著大明這邊開始傾斜。

  趙然默默祈禱:“老黎,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回到雞鳴觀的時候,趙然收到了裴中濘的報告:“師兄,東海來人了,要拜見你。”

  趙然問:“什么人?”

  “兩個,一個姓古,一個姓陳,說是靈鰲島的。”

  趙然沉吟片刻,吩咐:“你先見著,我這里忙得很。”

  確切的說,來人中只有一個是靈鰲島的,名叫陳眠竹,另一個叫做古沖的,不是靈鰲島的,而是南直隸著名的散修門派——白沙幫的幫主。

  白沙幫以水上營生為主,他們的地盤也在島上,是崇明島東北百里外的白沙島。白沙島與陸地之間的距離比較微妙,因此也造成了白沙幫與道門和官府之間的微妙關系。

  明面上是接受管理的,但真正想管,卻又沒那么容易。

  古沖以一幫之主的身份,陪同陳眠竹來到雞鳴觀,本身也說明了這一點。他笑呵呵的向裴中濘道:“裴經理,我也是受人之托,代為引薦。這位是靈鰲島的陳首領,諱眠竹,陳首領受梧桐島主的委托,有要事拜見方丈。我就是一個中人,有什么話,您二位談,我跟外面待著。”

  裴中濘點了點頭,古沖的意思很明確,他其實就是個保人,向趙然做保,陳眠竹的確代表靈鰲島,而不是隨便什么人打著旗號前來行騙。

  古沖出門之后,裴中濘向陳眠竹道:“你有什么事?”

  陳眠竹一笑,很隨意的坐在裴中濘對面的椅子上,他袖兜里爬出一條尺許長的白蛇,纏在手腕上,立起舌頭向裴中濘惡狠狠的吐了吐芯子,然后轉向陳眠竹:“眠竹,這就是裴經理?”

  陳眠竹點頭:“玉京子道友請了,對面就是雞鳴觀的裴經理。”

  玉京子嘶嘶道:“都說裴經理美貌如花,也不過如此嘛,普普通通。”

  陳眠竹笑了:“道友祖上可是朝過白玉京的,一般人物當然入不了你的法眼。”

  玉京子道:“是這么個道理,白來一趟,無趣得緊。等見了趙方丈再說吧,我打個盹。”

  這是故意請了位靈妖來跟自己顯擺么?裴中濘心中冷笑,也不多費口舌,問:“究竟何事?快說,趙方丈很忙,我也很忙。”

  陳眠竹搖了搖頭,道:“裴經理,你們此刻很忙么?也難怪,我東海大軍就要殺到門上來了,趙方丈怕是手忙腳亂了吧?嘿嘿。”

  玉京子也吃吃笑了起來,歪著頭打量裴中濘。

  裴中濘一句話不說,就這么定定看著陳眠竹。這兩位笑了一會兒之后自感無趣了,陳眠竹道:“明說了吧,受我家靈鰲島梧桐島主和上百家島主所托,我是來問趙方丈一句話的。”

  “什么話?”

  “海貿許可證,撤還是不撤?”

  裴中濘點了點頭:“你是來雞鳴觀談海貿許可證?”

  陳眠竹道:“那裴經理以為,我陳某人是來找你喝茶的?哈哈……也不是不可以……”

  若是旁人,裴中濘直接出手教訓了,但得了趙然的吩咐,知道以大局為重,忍著氣道:“既然是談公事,今日請二位休息。老古——”

  古克薛應聲進屋:“裴經理?”

  裴中濘道:“給他們準備房間,好生招待,不要怠慢了。”

  陳眠竹愕然:“這是何意?”

  裴中濘心平氣和的向他解釋:“既然是談公事,當然是走程序了。”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930458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