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七十九章 大橋奠基

第七十九章 大橋奠基


  戰船的造價是多少呢?

  按照琥珀道人和新江口船廠匠師、經濟們的預計,以這個規模造船,戰船單價預計在一萬兩左右,巡海船單價預計在六千兩左右。

  之所以如此昂貴,是因為戰船的船體強度遠遠超過集裝箱貨船,所用木料、打造工藝都完全不同。比如木料,通常用的就是云南大山里的鐵木,和集裝箱貨船所用的普通杉木天差地別。

  如此折算下來,光是打造船只就需要十六萬銀子!這還不包括配備在上面的各種法器,使用的符箓,招募的水手費,以及付給修士的薪俸。每年的維持費用在五萬兩,這是可以預見的。

  總之,六十萬兩銀子頂多也就能支撐一支稽查船隊建立并運轉七八年,可見這上面的用度之高,超過常人所想。

  但再困難,趙然也得咬牙把這筆錢拿出來,現在是爭奪大海的起步階段,切切不可為了省銀子而喪失了發展大明海上實力的勢頭。大海上有那么多礦產,花再多銀子也是值得的。

  他曾經想過一步到位打造鐵甲艦,但難度太大,這是一個成體系的東西,鋼產量首先就達不到要求,其他困難更是無數。

  就算鋼產量達到了要求,讓大圣南巖宮煉制整體鐵甲艦,其造價估計至少動輒七八萬兩、十多萬兩,很難負擔得起。

  趙然的籌備進展已經算得上飛快了,但海上局勢的惡化程度,比任何人所想的都要更快。

  月底,金川河斜拉索驗證橋正式竣工之日,趙然正在出席驗收報告會,就被趕來的衛朝宗拉出了會場。

  “昨日接到寧波白沙幫報案,他們在烈港的庫房被靈鰲島搶了。”

  “什么時候搶的?”

  “三天前。”

  “這么明目張膽了嗎?”

  “可能是感受到了咱們要整治他們的風聲,在向咱們示威。”

  衛朝宗的猜測是有道理的,三清閣控制下的顯靈宮主管海外修士情報事務,他們向東海和南海排出了一些細作,在幾座島嶼上建立了信息回傳接力站。

  根據顯靈宮宮院使湯耀祖共享的情報顯示,靈鰲島正在召集海外修士大會,據聞,有上百座島嶼都接到了靈鰲島的邀請,要商議的內容尚未得知,但此舉已經足夠令人警惕了。

  八月初一,是應天長江大橋正式奠基的日子,洪澤叟、孫碧云、赤松子、王景云等高修,以及趙然、黎大隱、衛朝宗、陸西星、湯耀祖、陸元元等等在京修行機構執掌者,顧騰嘉、趙致星、冷騰興等十方叢林主事之人,還有毛澄、汪宗伊為代表的朝官大員們一起來到江岸邊,舉辦工程奠基儀式。

  洪澤叟一請便到,如何邀請這位化形大妖出場,趙然已經十分熟稔,只需在請帖上寫有“儀典”之類的字樣,老前輩是逢請必到的。

  王景云的到來,則令趙然有些意外,他只不過是禮貌性的試探了一下,這位茅山的煉虛居然就真的來了!

  趙然連忙迎了上去:“恭迎王天師大駕光臨。”

  王景云笑道:“既是致然下帖相邀,我就打算來看看了。”

  那邊正在被一群年輕修士圍著“瞻仰”的洪澤叟聽說王景云來了,更是高興,走過來打招呼:“王道友,多年不見了,一向可好?老朽這廂有禮了。”

  王景云連忙躬身抱拳:“見過洪澤之主。”

  洪澤叟很高興的拉著王景云:“來來來,老朽帶王道友看看一會兒要下鏟之處,這奠基儀式老朽剛摸清楚流程,王道友想必不清楚,老朽給你講講,一會兒莫要搞錯了……”

  為了哄洪澤叟高興,趙然將鴻臚寺的禮賓樂師團給拉了過來,他還詢問大學士兼禮部尚書毛澄,能否推薦一位禮部官員主持奠基儀式。

  毛澄早就想報答趙然了,聞言之后,當即毛遂自薦,令趙然甚為欣喜。為此,毛澄還特意研究了一番,應當怎么將趙然的要求與禮部大典相合,著實下了一番苦功。

  就這樣,在一場莊重而盛大的儀式中,大家圍在一起,將扎著紅綢緞的開工紀念碑埋了下去。

  儀式結束后,趙然接受了《君山筆記》特約記者的采訪。

  “趙方丈您好,小女子是《君山筆記》特約記者若綺,希望您能接受我的采訪。”

  “若綺道友好,接受采訪,將我道門的聲音傳入千家萬戶,讓大明的聲音傳遍天下各地,是每一位道門修士義不容辭的責任。”

  “啊,您的這句話說得太好了,容小女子記下來……好了,首先恭喜應天長江大橋正式開工,據我所知,趙方丈為此籌備了一年吧?”

  “確切的說,是一年半。”

  “如此宏偉的大橋,預計多久才能完成?各方修士和天下百姓都在翹首以盼。”

  “關于具體時間,我現在無法準確的回答,你應該知道,這是如今天下最宏大的工程,它有三個第一。首先,它的跨度天下第一……”

  趙然巴拉巴拉一通神侃,回答了女修若綺關于大橋的提問。

  之后,若綺話頭一轉,問起了另外的問題:“當此萬眾矚目,一心期盼大橋竣工之際,我們聽說,有海外修士正在密議,反對雞鳴觀實行的海貿許可證制度,請問方丈作何評論?”

  趙然道:“海貿許可證制度,是經過仔細論證后,由真師堂議決的商貿制度,這項制度的目的,是為了厘清混亂的海貿秩序,給海商們提供一個良好的海貿環境,繁榮海貿市場,具體來說,有三大優勢……”

  回答完這個問題,若綺繼續問:“聽說如今海上風傳,雞鳴觀準備動手打壓海上各方島主,就此傳言,趙方丈有什么看法?”

  趙然道:“這是別有用心之人編造出來的惡毒謊言,希圖以此混淆視聽,將不明真相的部分島主和海商捆綁在自己的利益鏈條之上。貧道代表雞鳴觀鄭重澄清,雞鳴觀一直致力于維護島主和海商們的合法利益,打擊不良競爭和違法走私,其目的也是為了繁榮海貿。緝私行動,針對的只是不按公平原則進行貿易的極少數島主,打擊的是殺人越貨、阻塞商路的黑惡勢力,對于此類分子,道門會將其定性為海盜……”

  采訪完畢之后,若綺道:“趙方丈說得真好,今天收獲實在太大了,希望下次還能采訪您。”

  趙然指了指后面:“快去繼續采訪吧,能把那么多人集中在一起不容易。”

  若綺連忙向趙然告辭,快步擠到人群之中。

  “您好,我是《君山筆記》特約記者若綺,請問您是鴻臚寺的老琴師嗎?您雙眼已盲,還前來為大橋的開工盡心盡力,想必《君山筆記》的讀者一定很想知道您此刻的心情,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

  “我心情不是很好……”

  “為什么?”

  “因為我不是鴻臚寺的琴師,我是雞鳴觀稽查隊的!”

  “啊,抱歉,實在不好意思……”

  “哎,你就是若綺?我是雞鳴觀稽查隊員王致鵬,我是你的忠實讀者!不知道若綺記者真名怎么稱呼?能否賞臉吃個便飯?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菜館……”

  “呵呵,對不起,恐怕不行。”

  “為什么?”

  “我不習慣您的姿勢……”,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939980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