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五十三章 大師兄成親(靈狐祝賀芊尋生日快樂加更)

第五十三章 大師兄成親(靈狐祝賀芊尋生日快樂加更)


  隆慶元年的大君山宗圣館,早已和八年前完全不同。

  八年前大君山洞天初立之時,只有龍陽祖師、樓觀師徒五人,外加問情谷師徒六人,其中的周雨墨還常年不在,如果不是趙然弄了一批靈妖進去湊熱鬧,實在是冷清到了極致。

  八年之后,這里已經完全不同。趙麗娘、青衣、蔡云深、屠夫、沈財主等人先后加入,《君山筆記》編輯部、君山藥業、君山移動、君山技術等等先后在這里成立,如今,大君山已經成了川省乃至西南地區的道法交流中心。

  對于宗圣館的主人來說,更為重要的是,樓觀和問情宗的三代弟子已經成型,樓觀以曲鳳和、封唐為首,三代弟子已經達到三十六人;問情宗以趙玉蕾為首,也有了十二人。

  因此,元宵這一天,宗圣館小師叔回到大君山的時候,洞天中立時一片沸騰。弟子們奔走相告,都紛紛趕來拜見。

  趙然離開自家的道院已經有一年半了,此刻回來,感觸良多。

  坐在堂屋中,趙然挨個點名:“鳳和,這是你的!

  曲鳳和接過來一看,驚道:“多謝小師叔,哎呀,這不是小師叔的月鳴幻境八卦陣盤么?弟子焉敢......”

  趙然一擺手:“以后歸你了!庇值溃骸胺馓,過來,你擅使刀盾,這里有一套繳獲自上三宮修士之手的玄神刀盾,原主是個金丹修為幾乎圓滿的修士,這刀盾也屬于高階,夠你用到煉師了!

  封唐恭恭敬敬接過來,將修行印記烙印于上,頓時眼前一亮,好東西,特別趁手,說明小師叔一直惦記著自己。

  “鳳山,你修為如何了?”

  曲鳳山是第三個拜師的,已在大君山洞天修行五年,他資質很好,已經是羽士境圓滿了,當即道:“就等著感悟來臨,沖擊黃冠!

  趙然取出一卷圖冊,扔給他:“這是武當隱仙派凈樂宮赤松子前輩閑暇時游戲之作,我覺得比較適合你,你且看看!

  曲鳳山接過來,打開一看,共有九張圖畫,全部是室女圖,每一張都栩栩如生,如在眼前,就好似要從畫卷中走出來一般。

  他當即愛不釋手,翻到第四頁時,頓時就呆了,丟下一句:“感悟來了!敝苯优艹鋈ラ]關了。閉關成功的話,他將成為樓觀三代中的第三位黃冠。

  眾弟子大奇,紛紛向小師叔詢問究竟,趙小師叔笑而不語。

  緊接著是駱致清收的弟子袁臨,這孩子的父親是當年趙然在白馬院任方丈時的搭檔袁灝,如今袁灝已高升川西總督府掌書記,袁臨也入了羽士境,特點……特點與他老師一樣,有些呆。

  袁臨羽士境,專注于劍術,這是趙然不擅長的,因此,趙然給了袁臨四階地焰金光符護身,一如他當年拜入樓規時,師門給他的入門禮。唯一不同的是,趙小師叔出手就是一打。

  然后是趙昊,這是當年周雨墨和宋雨喬去石泉縣趙家莊淘出來的兩個孩子之一,四年前正了根骨之后,用了一年入道,道士境待了三年,今年十月剛入羽士境,在樓觀的六位“大弟子”中,屬于天賦最普通的。

  但他是趙然的堂親侄兒,因此也多受魏致真關照,功課倒是沒落下太多。趙然給了他一打金甲金兵符,刀盾手、長槍手、弓弩手各四張。在他這個修為上,當然不可能全部召回出來組成軍陣,拼了命也就是一張一張使用而已,但也基本上可以做到同階難有敵手了。

  “六大弟子”的最后一位,就是蘇川藥,她一直跟隨在趙然身邊,也就不用送禮物了。

  至于其余弟子,都在道士境或者入道門檻上徘徊,趙然也同樣贈送了小禮物,人人有份,連問情宗的十二位女弟子也沒忘了。

  除了三代弟子,趙然也沒有忘記為大君山洞天立下汗馬功勞的君山系靈妖們。蟾宮仙子已經閉關快兩年了,現在依然處于閉關狀態。靈妖化形需要閉關很久,動輒就是三五年,所以想見兔子,趙然還要等上幾年。

  倒是白鶴的歸天,讓君山靈妖們深感與有榮焉,個個臉上洋溢著自豪的笑容,有時候說話間都帶出“老子和白鶴當年如何如何”的習慣語——除了通臂神猿和馬王爺。

  這兩位靈妖硬氣得很,不屑于沾白鶴的光,從來不說自己跟白鶴如何如何,而是揚著下巴,見人就說:“老子當日可是跟大天師硬碰硬干過的!”

  這句話當真百試不爽,無論何時何地,話一出口,群妖皆服。

  趙然要討靈妖的歡心,難度絕對和討師侄們的歡心不在一個數量級,在萬獸山莊擺了一次燒烤大宴,只花了幾十兩銀子,就把靈妖們哄的服服帖帖。

  元宵一過,魏致真和青衣的雙修大典就拉開了帷幕,這一次,趙然可就不用再勞心勞力了,以曲鳳和為首的三代弟子們打理得井井有條。

  當然,魏致真畢竟只是樓觀大師兄,青衣道人也只是隱仙派的晚輩——雖說她身份尊貴,因此前來觀禮的都以小輩為主,除了隱仙派外,各宗各脈的掌門、宗主就沒來。

  大君山洞天山門前的兔妖木鼓隊和猴子銅鑼隊再次排列演出,與上次相比,它們的演出更進了一步,一邊敲鑼打鼓一邊扭起了秧歌,將熱鬧的氣氛烘托到了高峰。

  相比之下,食鐵獸們卻依舊冥頑不靈,沒什么進步,只能繼續端著盤子,脖子上扎個領結充當宴會的侍者。

  隱仙派十七脈,除了大圣南巖宮之外,都來了觀禮的賀客,其中一半是宗主親至,以赤松子、龍姑婆婆和趙杏姑為首,組成了五十余人的龐大親友團,可見青衣在武當山的份量。

  遺憾的是孫碧云真人沒有過來,大圣南巖宮第一座實驗性橋墩正處于煉制的關鍵時刻,他們實在走不開。

  對于這個囊括一位真人、四位大煉師、十位煉師的龐大親友團,宗圣館以最高規格相陪,江騰鶴夫婦、林煉師齊出,給予了充分尊重。

  赤松子卻毫無煉虛高人的自覺,和上上下下都打成一片,尤其是以楊致溫為首的《君山筆記》編輯部美工部,更是“相處莫逆”,在大君山的幾天里,大部分時間都廝混在一起。

  但如此行止,也給他惹來了不小的麻煩。剛將魏致真和青衣送入洞房,赤松子就跑來找趙然避禍了。

  “前輩這是怎么了?”趙然看見有些狼狽的赤松子,很是詫異。

  赤松子哀嘆:“我家那老太婆,一個勁的追查我給你的那卷室女圖,非讓我把剩下的交出來,哪里還有嘛!”

  趙然頓時明白了,都是自己惹的禍,宗圣館三代弟子們想必是吵著跟赤松子索要室女圖,以至于被龍姑婆婆知道了,于是愧疚道:“這事賴我……”

  赤松子沒等他說完,四顧無人,立刻從儲物法器中掏出六冊圖卷,飛快塞進趙然懷里:“這都是你的,跟老道我沒關系啊,記住沒?”

  “……記住了……”

  得了這句承諾,赤松子連忙逃也似的跑了,回頭還丟下一句:“我沒來找過你啊,記住了!”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4967487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