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道門法則 > 第六十九章 金針堂

第六十九章 金針堂


        p感謝楊柳岸邊nly恩呢打賞,感謝販、arttp、無窮量、yangzhigang、老虎斑斑、星抱衾與綢、嵐升叢、吃飽撐著2013的月票鼓勵。◎,

        眾人回到曲流亭中等待,便繼續討論起深秀大師入明境一事。趙然趁此機會了解了一番佛門修行境界和層次問題。

        按照佛門的劃分,修行途**有六大境界需要成,從淺到深依次是眼識界、耳識界、鼻識界、舌識界、身識界、意識界。與道門以箓職劃分境界不同,佛門認為,人人皆有佛性,只不過為“蒙塵”所蔽,故此無法展現,也無法擺脫輪回。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將自己的佛性重新開啟,就好像“除塵”一樣,將佛性靈臺清掃干凈,以恢復本來面貌。

        那么靈臺在何處呢?靈臺即在六根處,也就是通常所的眼、耳、鼻、舍、身、意,這是人的根本,就好像草木有根一樣,由六根而生六識,以辨別色、香、聲、味、觸、法這六塵。我們平常所見的六塵都是沾染過因果的,是虛假的,或者歪曲了本義的,只有重新見性,才能看清楚世界的本諦,才能真正明心見我。

        這就是開六境的真義。

        佛門每一境界,都代表著一個大的修行階段,其中又分別有不同的境。比如眼識界,需要過名色識別智、緣攝受智和思維智,在修行神通上,前兩職與道門的道士境相仿,思維智與羽士境相仿。

        而如深秀這樣的佛門大修士,已經開了身識界,需要的是行舍智、隨順智和種姓智。與道門正一真人境或者全真天師境相仿。

        和道門相同的是,佛門也有與各境界相對應的稱號,按照稱號不同享受修行地位上不同的待遇。眼識界稱為和尚,耳識界稱沙彌,鼻識界稱比丘,舌識界稱阿羅漢。身識界稱菩薩,意識界稱佛陀。當然,這種稱謂對于信眾來,是無意義的,所以信眾們通常以和尚來稱呼所有的佛門修士,就好像大明姓對道門修士統稱為“道士”一樣,這是修行和非修行的門檻。

        將話題扯回來,深秀號稱入了菩薩境,這樣的修士不是曲流亭中這幾人能夠吃得下的。所以東方敬發出了飛符,向玉皇閣求援。

        等待的間歇,東方敬再次詢問,是否有人現在退出。

        在座幾人修為層次都挨不上邊,等到斗法的時候肯定只能在外圍敲敲邊鼓,但就算是敲邊鼓,風險也是極大的,一不留神卷入斗法的核心范圍。結局肯定相當可怕。不過菩薩、真人級別的斗法同樣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僅僅是在外圍旁觀。不定就能對自己的修行大有裨益,如果一不心幫上忙,道門也肯定會有重大賞賜。

        這其中的風險和進益,需要個人自行評估,東方敬也不強求。

        詢問的結果,這幾人沒有一個愿意退出的。就連趙然也充滿期待,想要好生觀摩一番。

        ……

        夏國興慶府城南,天龍院,金針堂。

        執事僧手持一份文卷,急匆匆繞過五佛殿、臥佛殿。穿垂花門,進入院中院。

        院中院是金針堂諸堂長老處理事務的地點,西廂房為西堂長老龍懷大師的辦事書房。天龍院從來就不是有自己傳承的寺院,正確的法,這是一座佛門處理各派事務的聯合辦事機構。寺中的僧侶大多由夏國各派各寺中抽調,故此并無師門同屬關系,因此金針堂西堂長老龍懷和首座長老深秀也不是師兄弟。

        自從被調入天龍院金針堂后,龍懷大師事務上一比較懈怠,原因無他,志不在此。他已經困頓在阿羅漢境十五年,始終未曾突破,客觀上也有金針堂瑣事煩擾的原因。今日是龍懷在金針堂最后一天執事的日子,過了今夜,他就要返回龍臺寺了,他已經對佛祖發誓,不破菩薩境,這一生將再不出寺。

        西堂主管夏國對外刺探事務,無論大明這個宿敵也好,還是同屬佛門的吐蕃、北元,甚至西域諸佛國,只要是在外臥底刺探的夏國佛門僧侶,都在西堂列檔。

        龍懷桌案上放著一堆準備移交的文書,他提筆在上面一一簽章,簽章完畢后,每次合上扉頁,他都會輕輕感慨一聲,就好像將自己過去的歲月全數舍去一般。龍懷忽然醒悟,其實這也是一種修行,是一種對心性的洗磨。瞬間的醒悟讓他頓感心性通,十五年毫無寸進的修為今日再起波瀾,仿佛要一朝酬功般,將他的修為推到了舌識界的極致。

        沙彌在門外通稟,是有加急情報自大明送。

        龍懷接過文書,翻開后看去,只見文書上貼著一張飛符。飛符是道門的傳信手段,明這份情報來自大明,如果是吐蕃或者北元等佛國的情報,那么貼上去的應當是飛咒。

        飛符中的內容需要經過解密才能表明真義,也就是,一般人將飛符貼在額頭“觀瞧”,其中的內容可能是描述某處靈眼靈泉的場景,也有可能是一段修行體悟,如果不進行解密,是看不出本意的。

        西堂大概沒過一年要更換一次解密方式,今年用的,是靈藥解密式。飛符下面,是內容的解密文,意思是道門已知首座入明一事,正于長寧谷設伏。

        龍懷大師忍不住道“首座入明?性真,這是開什么玩笑?”

        沙彌性真苦著臉道“西堂,僧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這是明五發來的情報,我們執事房不敢擅壓,故此來稟告西堂。”

        明五就是派往大明的第五號臥底,重要性不言而喻,輕易不向金針堂回傳消息,可一旦回傳,就明事情緊急,絕對耽擱不得。

        龍懷疑惑問“首座近日要入明?我怎么不知?大約何時?”

        性真搖頭“我們執事房都沒聽此事,要不,西堂您去問問?”

        龍懷又看了看解密文字,將文書放到一邊,向性真道“你稍等。”

        性真在一旁枯等,龍懷大師不急不忙將桌案上的文書全部處理完畢,長舒一口氣,心中暗自歡喜,十五年的辛苦今日一朝得報,看來不久之后,自己便有望入菩薩境了!

        龍懷大師看了看一旁守候的性真,微笑道“這些年你們也辛苦了,今后西堂還須你們操勞,接任的虛谷明日變到,你們萬萬不可起了懈怠之心。”

        性真合十“預祝西堂早證菩薩。”

        龍懷心情大暢“借你吉言!”

        性真指著桌上的那份情報文書,心翼翼道“西堂,這……”

        龍懷呵呵一樂“你且稍待,我去向首座告辭,順便問一問。”

        出了房門,沒幾步便來到正房之外,龍懷在門口探聲“首座在么?”

        “是西堂師兄?請進。”

        首座深秀出自銀州凈潭寺,今年只有六十八歲,比西堂龍懷整整了二十歲,卻已經入菩薩境五年了,放眼夏國,甚至整個佛門諸國,都是少見的聰慧之人,可謂佛緣深厚!他三年前入主天龍院金針堂,擔任首座一職,成為夏國佛門中實力頂尖的一流人物,深為天龍院長老堂諸長老喜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七年后的新一代長老堂中,必有他一席之地。屆時,他將登上夏國佛門最頂層,成為天龍院長老堂最年輕的坐堂長老。

        深秀入主金針堂一事,對龍懷有過很深的刺激,可以龍懷做出辭院回寺的決定,與深秀有著莫大關系。如果是一天之前,龍懷對深秀還有一層抵觸的情緒的話,那么今日起,這份抵觸卻已經在無形中化解了。

        念頭通的龍懷笑呵呵坐了下來,看著為他煮茶的深秀,心中不禁感慨如果沒有眼前這位年輕的菩薩境首座出現,或許自己永遠也摸不到菩薩境的邊緣吧!(未完待續。。)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19/19459/99577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