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地獄遣鬼師 > 第九章 槐樹往事(二)

第九章 槐樹往事(二)


        我幾乎是靠著屁股的力量一寸一寸的向后挪,那樹縫里的身影漸漸的清晰了起來,一位扎著馬尾辮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閃進了我的視線,她這歡快的步伐緩解了我內心的一絲緊張,我原本急促顫抖的喘息聲也變得厚重了起來,那小姑娘走到我的身邊笑瞇瞇的看著我,我現她除了面色偏白一些之外其余特征與常人無異。®.  ®  ®可能是我剛剛看錯了吧,我這樣安慰著自己。我怯生生的問道:“你……你是誰?我怎……怎么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呢?”

        小女孩天真無邪的眼神看向了我:“我每天都是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才出來玩的,你當然沒有見過我啦!

        聽到她能聽懂我說話我便又放松了幾分,接著她又問道:“我剛才看到你扔在地上的花了,怎么了!

        我回道:“這花本來是要送給一個小妹妹的,可是她沒來,我打算明天再來,摘一些更漂亮的花送給她!蔽业哪樕戏浩鹆艘唤z紅暈。

        那小姑娘微微的笑著,但在我的眼里卻覺得有些毛,我努力讓自己承認她只是一個小姑娘而已,并沒有惡意,但姥姥的話以及村子里的謠傳讓我更是汗毛直豎,小姑娘試圖將手放到我的胸前,可是剛剛碰到我的衣領,手指就如同條件反射一般彈了回去,并且露出一副很痛苦的樣子,我在一旁張望著她的一舉一動,看看她的手,又看看我胸前媽媽為我求得的銀鎖,我很好奇這兩者之間會有什么聯系,我正想著,那小姑娘又開了口:“小哥哥,你想不想見到你所說的那個小妹妹呢?”一聽這話我心里的恐懼就消除了大半,但我還是怯生生的說道:“我當然想啦,但是明天早上我就可以見到她了!毙」媚锲X袋:“小哥哥,你如果不聽我的話那么永遠就見不到那個小妹妹了!

        我心中一驚:“為什么?你要對他干什么?”

        小姑娘說道:“小哥哥你放心,只要你明天還是這個時間來找我的話那么就一定會見到他啦,記住哦一定不要戴那個小銀鎖,否則小妹妹就不會出現了!闭f完她還用小手指了指我胸前的銀鎖。

        這時,我仿佛聽到了姥姥喊我的聲音,我連忙喊道:“姥姥,我在大槐樹這里!”當我再次回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張布滿鮮血頭部碎裂的臉,與慘白的面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閉上了雙眼失聲尖叫了起來!姥姥好像聽到了我的喊聲她哭喊道:“小叢!不要怕姥姥這就來!边@聲音仿佛響徹了天際,過了一會,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哭喊聲旋入了我的耳蝸,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跑了過來,漸漸的越來越清晰,花白的頭,深深的皺紋,這不是我的姥姥還能有誰?隨即那身影抱住了我,我再次看向大槐樹,它依舊是那么的魁梧滄桑,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無比恐怖,樹枝就像沾滿鮮血的觸手一般,在空中停滯不前。

        我仿佛在樹后看到了小妹妹的身影以及她手中的那束鮮花,就是我摘得那一束,我笑了,可是一雙慘白的手卻向她伸了過來,衣角上還是那驚悚人心的紅色小碎花。

        第二天夜里我就起了高燒,嘴里吐著含糊不清的胡話,姥姥在一旁打水為我擦臉降溫,看得出她老人家為我擔心及了。

        第二天上午一縷陽光透過多年的紗窗找到了我的臉上,映出一格一格的陰影,我搖了搖有些沉悶的腦袋,睡眼惺忪的看向趴在床邊的姥姥,我想她一定昨晚折騰了一宿,這是她均勻的鼾聲所告訴我的,直到這時我才想起昨天下午所生的事,我嚇得渾身一哆嗦你,努力安慰自己這只是一個夢而已,突然我的腦海中回想起小妹妹手拿我扔在在地上的鮮花,以及那一雙慘白的雙手,我的全身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我偷偷看了看仍在睡夢中的姥姥,我松了一口氣,我悄悄地爬下床,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外公的房間,我又松了一口氣,前些日子外公去到了臨村的集市上占得了一席攤位,這段時間將前院的薄地里的甜瓜拿去買了,每天天不亮就出門去,直到午飯飯點才回來.

        我繼續向著大門走去,這時的我只顧著看路卻不小心碰掉了掛在墻上的一串大蒜,出嘩啦啦的響聲.我趕忙蹲下身子往屋里看去,看到姥姥只是抿了幾下嘴唇又接著沉睡過去,我心里的一塊大石頭也算是落了地.我站起了身子,加快步伐向著大門口走去,僅僅幾步之遙我就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緊張,站在門外向著西面看去,我咽了一口唾沫:“大白天不會有事的!蔽覍ψ约汗膭畹。我使勁的點了點頭就向著大槐樹的方向一路小跑過去。

        當我趕到時那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這下我更是不怕了,我連忙跑了過去想看個究竟,仗著個子矮身子小,我十分靈活的擠進了人群,跑到了最前面,我抬頭一看,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兩只小手捂住了能塞得下一個橘子的圓潤小嘴,眼睛瞪得猶如兩個小燈泡一般,我看到昨天傍晚大槐樹上的裂縫擴大了整整一圈,槐樹根部留下了一片暗紅色的東西,而裂縫的中間赫然夾著一個人頭,人頭上是一張破碎的面孔,必滿了暗紅色的痕跡,而這張面孔的主人竟然是小妹妹!她的身體竟然死死的嵌在了大槐樹的裂縫中,依稀能從裂縫中看到一束已經焉了的野花。

        不知表舅什么時候也已經過來了,他看到這一幕也嚇得渾身一震,又看到了已經嚇傻的我,趕忙跑過來捂住了我的雙眼,把我帶回了家,事后我了解到警察已經與村民合力將大槐樹砍到,并將小妹妹的尸體帶走,據說她穿著一身紅色的小碎花衣服,他的父母則在一旁泣不成聲。最后經過了村長同意大家伙將這顆擁有幾百年歷史的大槐樹焚燒掉了,全村在場沒有一個人覺得可惜,唯獨除了我。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25/25286/115811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