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特警老公么么噠 > 第兩百二十章:拍賣會

第兩百二十章:拍賣會


  凌允菲搖了搖頭,這周圍的氣氛實在太過于熟悉,腦海里面那個跟她有著一樣面孔的女子被困在船艙里面的畫面再次浮現,她好像想要逃跑,最后看到什么人又折返了回來!到底是什么人?她又是誰?再加上殷若瑤的話,讓她現在腦子混亂得很,葉辰的話,凌夙的話,燕歸城的話,還有眼前這個女子說的話,到底誰的話才是真的?她到底是叫風輕語還是凌允菲,凌允菲頭疼欲裂,忍不住用頭砸起了鐵桶,很快便砸出了血!

  殷若瑤似乎被她的舉動嚇到了!以為她寧死也不愿意受到自己的折磨,連忙上去抓著凌允菲的頭發,甩了她兩巴掌,然后將她拖翻在地,凌允菲痛苦不已,蜷縮在潮濕冰涼的地板上面,腦子里面亂糟糟的!

  殷若瑤看到凌允菲終于沒有力氣再去拿頭撞鐵桶后,冷冷一笑道:“想死?沒那么簡單!來人啊,將她梳洗打扮好,送到蘭斯洛特少爺的房間!”殷若瑤拍拍手,很快便下來了兩個高大的女子,將凌允菲抬了起來,按照殷若瑤的吩咐,將凌允菲帶去梳洗打扮了!

  殷若瑤的兩個女下屬按照殷若瑤的吩咐給凌允菲梳洗打扮了一番,還給凌允菲穿上了一件輕薄的蕾絲紗裙,好在殷若瑤的品味還是在線的,也并沒有什么惡趣味,所以凌允菲梳洗打扮再加上裙子那么一穿,還是頗有清純美女的感覺。

  再加上兩個女下屬給凌允菲梳洗打扮外加穿衣的時候并沒有把繩子解開,陌生的女人觸碰自己的肌膚,凌允菲自然是不免掙扎了一番,然而卻因為被綁著的原因,反而把自己的手腕繩子的大結處倒是勒得更加紅了,而凌允菲自從生病后發型一直是散落披在肩膀上的,洗澡洗漱難免不了也會把頭發打濕,所以越看越有楚楚可憐的感覺。

  殷若瑤很是滿意凌允菲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就連殷若瑤旁邊的男下屬看到這個模樣的凌允菲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凌允菲狠狠瞪了他們一眼,心里面倒是開始有些害怕了起來。

  殷若瑤大手一揮,吩咐著兩個女下屬道:“把她送去蘭斯洛特少爺的房間!”女下屬畢恭畢敬點點頭,拉著凌允菲去了殷若瑤指定的那個房間。

  殷若瑤轉眼對旁邊的男下屬道:“你,去把蘭斯洛特少爺請回房間,說是我有一份大禮物要送給他!”

  “老大,我……”男下屬剛剛想要說點什么,卻被殷若瑤給打斷了,殷若瑤擺擺手道:“我知道你想對那女的做什么,但是得先等蘭斯洛特少爺玩夠后才能給你,放心,我會給你虐待她的機會的!現在先跟我去前廳盤點一下人數!”男下屬聽到殷若瑤那么保證,這才乖乖跟著殷若瑤走。

  因為凌允菲是自家老大最厭惡的女人,兩個女下屬自然對凌允菲不會有什么客氣的舉動,把房門打開后,就粗暴把凌允菲推了進去,凌允菲本就身子虛弱,再加上被人那么用力一推,自然是摔得不輕,再加上全身手腳都被綁了起來,在地上掙扎了好久,都沒有能站起來。

  兩個女下屬看到凌允菲那么狼狽的樣子,不禁嘲笑了幾聲,凌允菲沒有反駁,趴在地上。她現在渾身沒有力氣就算了,手腳腦袋還有膝蓋還在發疼,跟這些人說話只會浪費她僅存不多的力氣而已!

  她現在好討厭自己這副沒有力氣的樣子!但是心里面更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從剛剛殷若瑤的話里面,她想待會要發生的事情應該是蠻痛苦的吧!要是凌夙哥哥跟葉辰在就好了,凌允菲突然有點想凌夙跟葉辰了。

  兩個女下屬看凌允菲好久都沒有力氣從地上爬起來,對視了一眼,心想著大概留她一個人也不會出什么事情,于是就非常放心丟下凌允菲就走了,反正待會蘭斯洛特就來了,再加上這船艙上面都是自己的兄弟們,凌允菲一個人也跑不掉。

  凌允菲在人走了后,努力從地上坐了起來,動作之間,她感覺到自己的被綁著的雙手似乎有些松動的模樣,凌允菲一下子就愣住了,扭頭看了看困著自己的牛皮繩子,再動了動自己的手腕,果然這不是她的錯覺!

  凌允菲突然想到了她曾經在一本書上面看過,牛皮繩子遇水會慢慢變得松軟的,純牛皮倒是不怕水,但是很顯然,這個困著她的繩子根本不可能是純牛皮的,凌允菲轉動了一下腦子,突然想到了一個逃脫的好辦法!

  凌允菲努力挪到了床旁邊,借著床腳努力打磨著困著自己的牛皮繩子,不一會兒,居然還真的給她弄斷了!凌允菲釋放出雙手開始解開自己腳上的繩子,解到一半的時候,凌允菲聽到了腳步聲,嚇得她立馬躲進了床底下,屏住呼吸,另一只手還不忘解繩子。

  凌允菲躲進床底后的兩秒,房門就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穿著皮鞋西裝褲的男子,因為凌允菲躲在床底并沒有看到正臉,但是直覺肯定就是殷若瑤口中的那個蘭斯洛特,來者不善!凌允菲不禁縮進更里面的地方去了!心里面砰砰砰直跳。

  凌允菲盯著那個人的腳步看了好久好久,男子似乎拿了什么東西后就站在床邊前面了,卻一次都沒有聽到那個男子的聲音,凌允菲心想著這個男子該不會是發現自己了吧?凌允菲不禁屏住了呼吸,腦海里面快速轉動想著對策。

  就在凌允菲思考對策的時候,突然感覺眼前的光線被擋住了,凌允菲驚恐望去,一個金發男子正在俯身看著自己,嘴角揚起一抹邪笑:“嘻嘻,找到你了!”

  凌允菲自然而然是被嚇到了,第一反應就是往后縮著,然而并沒有什么用,金發男子力道很大,一下子就把凌允菲拽了出來,用力那么一推,直接甩到了地上,好在地上的羊毛地毯還是蠻厚重的,雖然沒有怎么摔疼凌允菲,但是身嬌體弱沒有力氣的凌允菲還是沒有力氣再站起來。

  凌允菲反應過來后緊靠著墻壁,驚慌無措看著眼前的金發男子!金發男子長著一張完美如同古希臘美男的臉蛋,五官棱角分明,一頭金色的頭發配合湛藍色的眼眸以及高大挺拔的身材很是好看!

  凌允菲敢保證,要是不是在這種特殊情況的話,凌允菲應該會忍不住贊美一番他的外貌!扒笄竽,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你們要找的那個風輕語!绷柙史瓶蓱z兮兮說道,淚眼汪汪望著眼前的男子,希望他能網開一面放過自己

  眼前的金發男子看起來并不壞,嘴角一直掛著淺笑,湛藍色的眼睛很是明亮,看起來很和善,然而說出的話卻是殘忍的拒絕:“對不起,美人,你是個美好的禮物,我不能放了你!來吧,過來,讓我看看你,怎么樣?”

  蘭斯洛特朝著凌允菲伸出了手,眼前這個美人的確非常符合著他的口味,清純又不失去風情,特別是那雙眼眸,帶著淚水,真的是古話說的“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讓蘭斯洛特都忍不住想要擁她入懷。

  凌允菲緊緊靠著墻壁,拼命搖頭道:“我不去,我真的不是你們找的那個人……我給你錢好不好?我哥哥很有錢的,你們想要什么,我可以打個電話給我哥哥,讓他給你們,放過我好不好?我求你…..”

  蘭斯洛特走到凌允菲前面蹲下了身子,伸手按住了凌允菲的肩膀微微一笑,薄唇輕啟道:“我現在除了你什么都不想要……”凌允菲第一反應就是想要打蘭斯洛特,結果卻因為自己本身身體虛弱生病的原因再加上之前殷若瑤綁架她下的迷藥的作用,根本打不過蘭斯洛特,最后還是被蘭斯洛特給制服了。

  “還是別費力氣了吧,你逃不掉的!碧m斯洛特將凌允菲拉進了懷里,凌允菲那點力氣打在他身上完全如同撓癢癢一樣的,反而更有些欲拒還迎的感覺。

  “我不要,你放開我,放開。!葉辰,葉辰救我,葉辰!”凌允菲也不知道為什么這種情況下,她居然想到的是葉辰,喊的也是葉辰,而不是自己的親生哥哥凌夙。

  蘭斯洛特并沒有多大的耐心再對凌允菲有多溫柔,腦海里面滿是凌允菲的他選擇就地正法。凌允菲不知道為什么她的腦海里面閃過很多亂七八糟的畫面,都是跟葉辰與自己有關,有幾幅畫面極為親密,不太像是一般純純的情侶關系,更像是夫妻之間才會發生的事情。

  腦海中不斷閃過的畫面再加上此時正好遇上了海風而搖晃不已的船只,以及被蘭斯洛特壓著的重量,讓凌允菲一下子就更頭暈目眩的想要嘔吐,當蘭斯洛特伸手觸碰到她的臉蛋的時候,凌允菲毫不留面就嘔吐了,一整天沒有吃東西,自然嘔吐出來都是胃里面的酸水。

  蘭斯洛特見狀,也沒有再敢對凌允菲有任何舉動,有些傻眼看著凌允菲,最后看她嘔吐得那么辛苦的模樣,忍不住給她拍拍后背,順順氣,關切問道:“小美人,你怎么樣了?是不是沒有吃東西太餓了,所以暈船了?”眼前的女子的容貌是他所喜愛的,再加上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他最喜歡的那款,作為禮物,他可不希望拆到一半出現什么問題。

  凌允菲此時此刻也顧不上蘭斯洛特拍著她后背的親昵舉動了,嘔吐后瘋狂咳嗽了起來,再加上腦海里面亂糟糟的畫面以及著劇烈的搖晃感,凌允菲感覺自己都快要踹不上氣,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裙子咳嗽,似乎快要把肺都要咳出來!拔翌^好疼…..好暈好難受……葉……咳咳……葉辰咳……咳咳咳,葉辰……救我……救救我……”凌允菲現在感覺整個人都要炸了!

  蘭斯洛特見狀,連忙把凌允菲一把抱了起來,輕柔放在沙發上面,努力安撫著她。他不知道眼前這個瘦弱的女子到底有著什么樣子的經歷,跟那個叫葉辰的男子又有著什么樣的故事,他現在只想讓她穩定下來。

  然而凌允菲就算神志不清也還是知道蘭斯洛特并不是什么好人,他想要占有自己,他是殷若瑤那邊的人,所以凌允菲并沒有因為他的安慰話而鎮靜,反而在蘭斯洛特的懷里愈發愈不冷靜起來,拼命想要從蘭斯洛特的身邊逃走。蘭斯洛特最終無奈,找準了凌允菲的后頸的某個穴位,狠心打了下去,凌允菲瞬間昏迷了過去,安靜昏迷了過去,蘭斯洛特望著懷中的女子,無奈嘆了一口氣,看來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了。

  蘭斯洛特仔仔細細打量著凌允菲的容貌,標準的東方鵝蛋臉,飽滿的額頭上有著撞傷的痕跡,想必是被抓來的時候弄到的吧?眉眼很是自然溫順,比現在流行的一字眉的日韓系列要好看的多,眼睛緊閉著,似乎在害怕著什么,睫毛很長,如同蝴蝶的羽翼一般微微顫動,鼻子高度恰到好處,薄唇紅潤,臉色可能是因為剛剛“暈船”而顯得有些蒼白,但是膚色卻是很百搭很好看的冷白皮,再加上這一身穿得的白色蕾絲紗裙更顯得整個人清秀又好看。ㄌm斯洛特一直以為凌允菲剛才是暈船的反應,并沒有考慮到凌允菲其實有著恐懼癥)

  蘭斯洛特忍不住對凌允菲開始動手動腳起來,在低頭那一瞬間,蘭斯洛特聞到了一股很淡雅的沐浴露的味道,讓他第一次覺得女孩子不用香水也可以那么好聞,忍不住多嗅了幾口,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最后蘭斯洛特拉過凌允菲細長的手臂,卻在碰到手腕的一瞬間感到有些什么不對勁,蘭斯洛特低頭一看,那么潔白纖細的手腕上面居然有著刀傷愈合的痕跡,再加上之前似乎是被綁著太久的緣故,原本已經愈合的傷口居然現在通紅了起來,似乎快要滲出血跡,與此同時,蘭斯洛特還發現了凌允菲手背上面的針扎的痕跡,這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望著凌允菲緊閉的眉眼思考了起來:“她是個病人?還是說之前被虐待過?”

  蘭斯洛特放開了凌允菲,并且找了一張薄的毯子給她蓋上后走出了房間,她到底是什么來路?剛才聽她說的話中好像是被拐來的?蘭斯洛特打算找殷若瑤問個清楚。


  http://www.dtrxio.live/files/article/html/56/56129/916725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trxio.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二肖中特论坛